转载专用马甲

【鸣佐】烤肉饭与布丁

白GUIY:


  • 年上 架空AU


  • 上班族鸣人x便利店打工学生佐


  • He



  


  简而言之,就是一个关于食物的故事


  


  1.


  


  漩涡鸣人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也是木叶便利店的常客。便利店里味道还算不错的便当以及临近电车站的地理位置对料理白痴的鸣人来说是不二的选择。


  


  其实多数时间便当只是被带去公司作为午饭,因为对于鸣人来说,傍晚归家前一碗热腾腾的一乐拉面才是必不可少的。


  


  “啊嘞?关门了啊。“


  


  故事起始于一个冬日,为了完成余下工作,鸣人拖延了一会儿下班时间,却不巧地发现一乐拉面正好提前关门了。


  


  “十分抱歉!今日的闭门时间提前到7点。”


  


  门板上贴着一张大大手写的字条,字体圆润,最后还附上了一张卡通笑脸。


  


  大概是菖蒲小姐写的,希望不要是因为一乐大叔身体出了什么问题。鸣人琢磨着。


  


  菖蒲小姐是手打,也就是一乐大叔的女儿,当鸣人还在读书的时候,她已经在店里帮忙了。店里的大份叉烧拉面加鱼板是鸣人从小的挚爱。


  


  不过这个冬天起,一乐大叔便经常感冒,可能是因为天气多变的原因吧。


  


  “啊嚏——“


  


  我也要找时间多锻炼锻炼身体了,鸣人搓了搓鼻子,拢紧脖子上的围巾。


  


  ——叮咚。


  


  伴随着便利店自动门的声音,鸣人又打了个喷嚏。


  


  看来真的是感冒了,头已经开始昏昏沉沉,肚子又饥肠辘辘的鸣人叹了口气,走向了便利店最里面摆放便当盒的冷藏柜。


  


  “竟然有拉面便当啊我说。”


  


  鸣人没忍住感叹出声了,拉面便当比普通的便当盒更大更高,里面的汤汁似乎处于半凝固的状态。


  


  是新品吧,看上去还不错诶。


  


  “请问需要加热吗?”黑发的年轻店员问道。


  


  “要的,多谢啦!”


  


  可能是因为平时自己都是清晨来便利店,很少见得到这个时间段的兼职店员。


  


  鸣人摸着自己一头利索的短发,打量着对方。


  


  这位男性店员的头发稍稍有些长,刘海顺服地贴在额前,也许也是由于感冒,鼻头和眼角有些发红。交谈时很有礼貌但是也没见露个笑容给自己,大概是因为紧张吧。现在大学里的小女生肯定喜欢这种看起来像弟弟的类型的,长得好看还白,面对生人时有些拘谨。女孩子们一见到这样的就会“可爱!可爱!”地夸。鸣人撇撇嘴,在那群女生还是小屁孩的时候,她们明明非常迷恋那种又酷又冰山的类型。当然,自己两者都不是。


  


  而我们的店员佐助似乎被盯到有些不自在,去看了眼还在转动的微波炉。但因为是拉面便当,加热时间比一般的便当要久的多,上面显示的还有一分钟让他稍稍有些绝望。


  


  “啊嚏——”


  


  鸣人这次的喷嚏伴随着微波炉转好的“叮”声。


  


  佐助取出了拉面便当放在隔热垫上,把它与一次性的汤勺与筷子一同递给了鸣人。


  


  “请小心烫。”


  


  “多谢!”


  


  当鸣人正迫不及待地准备准备去就餐区时却被店员叫住了。


  


  “请等一下。”


  


  店员在口袋里翻找着什么,最后递出了只剩两粒药的一板常见的感冒药。


  


  “注意身体。”他偏偏头,似乎在思考如何给出更多的解释。“如果您对这个药物不过敏的话。”


  


  被滚汤温暖的拉面治愈完了的鸣人眼眶湿润地就着拉面汤吞下了感冒药。


  


  而这时兼职的店员已经换班成了另外一个,先前的黑发店员正提着半袋似乎是布丁的食物离开了便利店。


  


  他喜欢吃布丁吗?鸣人摸了摸下巴,这世上好心人还真多啊。


  


  可惜,感受着世界的温暖的鸣人并不知道——这只是佐助为了应付他哥哥对他吃药的监督的随手举动。当然,甜腻腻的焦糖布丁也不是给自己的。


  


  2.


  


  “非常感谢上次的药!”


  


  自那次感冒药事件之后,鸣人便时不时地在傍晚来到便利店,试图摸清黑发店员的值班时间以便道谢。


  


  鸣人紧张地递过手上纸袋,里面是他下班后在附近一家有名的甜品店排了半个小时的结果——焦糖布丁。因为顾客多为女性,店里提供的包装也比较粉嫩可爱,配上布丁香甜又稍带的朗姆酒的味道可谓说是非常吸引小女生了。


  


  对方似乎显得有些迷茫,这也正常,这么多顾客里记得住一个鸣人才奇怪了。他似乎是感冒好了,看不见因发红而显得可爱的鼻头鸣人觉得还是挺可惜的。


  


  “我是上次那个…就是。诶总之这是谢礼啦我说。”


  


  “还有我超爱你们的烤肉饭诶。”为了避免尴尬,他还顺手买了两盒烤肉饭便当。除去拉面便当,木叶便利店里的烤肉饭便当是鸣人心中的NO.1。比起拉面,烤肉饭更便于携带,加热也比较快,更主要的是上面一片片蘸满酱汁的烤肉太令人垂涎。


  


  “谢谢。”店员还是迟疑着接过了布丁。


  


  见到这一幕,鸣人终于舒了口气嘿嘿傻笑了两下走掉了,丝毫没有在意自己穿着衬衫皮鞋的职业形象。


  


  诶,这次的新品是番茄焗饭啊。


  


  渐渐地,鸣人已经习惯在下班后也来这家便利店里。主要是买零食啤酒与夜宵,有时候也会直接买一两份便当作为晚饭。


  


  在番茄焗饭与烤肉饭之间斟酌了会儿的鸣人决定试试新事物。


  


  “加热,谢啦,小佐助。”


  


  在鸣人的假装买东西实则是趁机聊两句的死缠烂打战略下他获得了黑发店员的一些简单的个人信息。比如他是个附近大学的大一学生,比如他叫宇智波佐助。


  


  喊成小佐助纯属鸣人的恶趣味。鸣人看得出每次自己这样喊佐助的时候对方会有些不悦,那模样就像马上被激怒的小猫,尾巴立得直直的。而当主人拿着宠物零食讨好一下便马上软下来,变成无可奈何又高傲的模样。不过大概佐助的妥协并不是因为好吃的宠物零食或者布丁,仅仅是因为他的职业操守。


  


  其实刚开始被佐助外表所欺骗的鸣人本来以为他是小白兔,结果最后发现是只脾气不怎么好猫,对于鸣人来说不仅不赖,偶尔调戏起来反而更加有趣。


  


  “叮”


  


  焗饭散发着番茄酸酸的味道,鸣人莫名觉得佐助看上去心情似乎变好了一点。


  


  但是加热完的焗饭很难拿出来,便当盒的底部会贴在微波炉的玻璃转板上,所以需要用手指抬一下底部再抓紧机会提住便当盒两边。


  


  “嘶——”食指被烫到的佐助倒吸了一口气。


  


  还算新手的佐助每次都很容易因为这个而受伤。


  


  “诶诶诶,佐助你没事吧,赶紧处理一下啊我说!”


  


  “闭嘴。”


  


  完了,小猫的毛彻底炸了起来。


  


  3.


  


  鸣人看着镜子里自己右脸上的划伤有些苦恼。


  


  他不是很擅长使用刮胡刀,经常也因此负伤。现在也不在意美观不美观了,没有犹豫地把翻出来的创口贴贴到了脸上。


  


  诶,家里原来还有这个啊。


  


  看着一旁一同被翻出来几乎没怎么用过的烫伤膏药,鸣人想到了什么。


  


  “小佐助,你用这个膏药吧,超好用的。”


  


  两个人一个手上贴着创口贴,一个脸上贴着创口贴,倒是挺呼应的。


  


  不过鸣人给的袋子里不光有膏药,还有布丁和别的甜食。在他看来,佐助应该是喜欢甜食的,毕竟见过他好几次带布丁走。所以对甜食没什么研究的他每次都得询问女性同事的意见。


  


  “鸣人你不会是恋爱了吧?谁啊?”春野樱显得有些不可置信。


  


  “鸣…鸣人君,甜点的话,西边那家蛋糕店很好吃。”雏田很认真地给出了回答。


  


  “鸣人你是真的要拿去追女孩子的话,我可以教你做桂花糕哦!”天天也来掺一脚。


  


  “说起甜品,糯米团子屋的豆沙水果凉粉才是王道啊。“红豆丝毫不在意自己继续发胖的体型。


  


  停停停,好像大家都误会了。


  


  “不是女孩子,是男生啦我说!”


  


  “管对方男的女的,鸣人你就不可能谈得上恋爱吧。”春野樱依旧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他。


  


  “鸣人君!”雏田有些被吓到了。


  


  “…那什么,是男生我们也会支持你的。”天天坚定地回答。


  


  “不过他们家的招牌果然还是三色团子啊。”红豆感叹着。


  


  “等等…我不是要追他,我们只是朋友啊。”


  


  似乎已经没有人在意鸣人说的最后一句话,开始自顾自地聊了起来。


  


  “上次的膏药很好用”佐助顿了顿,又补了句:“多谢了。”却并没有提及关于布丁好不好吃的评价


  


  鸣人有些苦恼,尽管他每次都尽心尽力地到处寻找好吃的甜品,他的“猫主子”似乎并没有发表过什么赞美好吃的言论, 这让他很受挫败。


  


  ——要不要自己动手呢?


  


  单身28年,对料理接触为0年的漩涡鸣人购置了一批做布丁的材料。


  


  三次细砂糖熬太过,三次布丁不成形,三次打碎装布丁的模具杯,还有一次成功了尝起来简直淡而无味。


  


  最后一次,求求你一定要成功啊。


  


  老天爷似乎还是眷顾他的。


  


  “佐助,这次的布丁不一样,是我自己做的哦我说!”


  


  这次的鸣人连烤肉饭都没有拿,直接奔向了佐助。


  


  按往常来说,佐助会小声责备他影响了别的客人的结账,毕竟他既没有在买东西,也没有在等便当加热。


  


  今天却是个意外,鸣人不知道为什么佐助的脸噌的一下就红了,连形状可爱的耳朵尖都覆上了一层薄粉。


  


  这样是表明他喜欢这个布丁吧?饲主鸣人有一种油然而生的满足感。


  


  而佐助呢,连声音都软了半分“谢啦,笨蛋大叔。“


  


  小猫对自己露出了肚皮。


  


  沉浸在这个想法的鸣人完全没有注意到今日是情人节。


  


  4.


  


  宇智波佐助,年龄18,身份大学生,在木叶便利店的打工时间为星期二,四,六的傍晚五点到九点。最喜欢的食物是番茄,最讨厌的是甜食,但偏偏甜点一类尤其是三色丸子对他的哥哥很受用。


  


  便利店的店长是一位温柔的中年女性,很是疼爱来这打工的学生们。


  


  “上次鼬夸奖了我们的布丁呢。”她一边对照查看着商品的保质期一边对在收银区的佐助说到,“诶,佐助君带点布丁回去吧,不然再过几天这批要被清掉了哦。”


  


  这是带布丁回家的开端 ,也是让鸣人误解他喜欢吃布丁的缘由。


  


  刚开收到精美包装的甜品时,佐助也不知道这位金发的顾客为什么要拿布丁作为感谢礼,况且对于感冒药的事情,他也记不太清了,看在对方诚恳的道谢上,他还是不好意思拒绝。


  


  事情呢,第一次成为“初”,第二次称为“再”,第三次则称为“多“了。


  


  当鸣人无数次给他带布丁的时候,连有着良好职业操守的佐助也快忍不住了骂人了。他也尝试过那些布丁,但是实在敌不过对甜品的厌恶,最后还是让它们归到鼬的肚子里。


  


  “我叫漩涡鸣人哦!呐呐,木叶便利店的店员,告诉我你的名字呗,每次不知道怎么称呼你感觉很奇怪啊我说。”鸣人买了薄荷味的口香糖加烤肉饭。


  


  “宇智波佐助。”佐助没有抬头。


  


  “哦哦,小佐助啊。”


  


  第一次就直呼了他的名字,还在前面加了奇怪的称谓,佐助扯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佐助看着好小啊,不会才高中吧?”鸣人拿了两听啤酒加烤肉饭。


  


  “大一。”


  


  如果是高中的话,你准备诱拐未成年?佐助在心里吐槽。


  


  “怎么我每次下班过来你都已经在上班的说。”鸣人只拿了一包薯片。


  


  白痴,因为我上班比你下班早。


  


  后来对于鸣人那些有的没的问题,佐助也懒得回应了。他唯一有些气恼的就是对方至今没有问过类似“佐助你喜欢吃布丁吗?”就擅自送他布丁。而自己又不想主动告诉鸣人他不喜欢吃,这种类似女友悄悄生气埋冤男友弄混她喜爱的食物,或者记错了纪念日的心情让他觉得有些别扭。


  


  “诶,你说的那个烤肉饭男又给你送布丁了?”水月托着腮。


  


  “是布丁男。”佐助纠正他。


  


  “差不多啦,就是喜欢吃烤肉饭的布丁男嘛。”水月觉得没什么区别,反正都是特指同一个人。“不过你能关注到他喜欢吃烤肉饭诶。”


  


  “因为他买太多次了。”佐助不假思索。


  


  “得了吧,我就不信那个时间段没有别的常客。”


  


  佐助沉默了。


  


  2月14日,一个属于情侣们的节日。佐助其实很是头疼,一是要处理学校里女生送的礼物——巧克力,又是巧克力,还是巧克力,而且按女生们的口味,里面一定放了不少糖。他有点担心弄回去自己哥哥吃出蛀牙,干脆叮嘱他带去公司分掉好了。


  


  而这一天也是周六,佐助的值班日。他突然有些怀疑那个漩涡鸣人会不会来了,也许对方会同女朋友约会。但是一个长期在便利店买便当的男性,应该是单身才对。


  


  不过,也说不准。


  


  虽然佐助不是很想承认,但是在他的审美里鸣人还是挺帅气的。周六的时候鸣人会穿着便服过来,除去有时实在难以入目的黄色运动服,其余时间还是很能抓住人眼球。健康的肤色,高挑的身材,还有那一副自来熟的热情模样。


  


  这样的话,就算没有女朋友,大概也会跟心仪的女生约会然后趁机表白吧。


  


  佐助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失望。


  


  “叮咚——”


  


  天气转暖,还带有昨晚降雨后的湿意,而男子便裹着满身甜味的风就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佐助,这次的布丁不一样,是我自己做的哦我说!”


  


  笑得像个白痴的鸣人脸上还粘着类似焦糖浆的东西,蓝色的仿佛要溢出海水的眼睛里映的全是自己。


  


  佐助突然明白自己是沦陷了,因为他直到回家都没褪去脸上的热度。


  


  而且在这一天,就算布丁对他来说真的没有吸引力,至少他是全部吃完了。


  


  5.


  


  “什么——佐助竟然来问我怎么邀请女生出去吃饭!”香燐感觉很不好,她需要冷静一下。


  


  “纠正一下,是问我们,以及我觉得不是女生。”对于香燐的表现水月习以为常。


  


  “发短信?”重吾抓住了问题的关键点。


  


  佐助皱着眉头思考着,这个方法并不可行,因为没有对方的手机号。


  


  “或者直接面对面问?“


  


  水月叹了口气,“我说,对方是年长的上班族吧,果然还是应该要有正式又含蓄的邀请。”


  


  “不,没事了。”


  


  佐助还是喜欢直接粗暴一点的。因为比起先询问手机号再通过手机邀请的两次主动的羞耻感,还不如直接一次解决。


  


  带着新结的工资的佐助正守在鸣人家附近。


  


  你问地址怎么来的?


  


  佐助一边催眠自己说并不是变态跟踪狂,一边查看了鸣人在便利店上交电水费单上的地址。他知道周六的这个点左右鸣人都会来便利店买晚餐,所以他特地守在了自鸣人家去便利店的路上。


  


  “诶,是小佐助啊,好巧哦!”鸣人穿着短袖裤衩就出来了,看到佐助的那刻愣是没反应过来。“啊,不对,今天你不是值班吗?我还想去买晚饭呢我说。”


  


  “不用了,跟我走。”


  


  佐助一面强装淡定,一面因被自己拽住的鸣人的手腕而心跳如雷,似乎再往下低一点就可以算是牵手了。


  


  “今天我请客。”到了一家附近烤肉自助餐前佐助停下了,并不着痕迹地松开了握着鸣人手腕的手。“作为之前那些甜点的谢礼。”


  


  “诶?诶诶?”一头雾水的鸣人并没有反应过来。


  


  其实是否应该选择烤肉店佐助也不确定,鸣人没同他讲起过喜欢吃的食物,而自己也是通过鸣人爱吃烤肉饭便当的习惯至少推断他挺喜欢肉类。


  


  比鸣人随便送布丁的行为好一点吧。


  


  佐助是这么认为的。


  


  “啊,原来是佐助拿到工资了啊。”


  


  烤盘发出滋啦滋啦的声音,鸣人已经在上面摊了一排肉了。


  


  “嘿嘿,其实挺不好意思的,毕竟我的收入比佐助稳定的多啊,买些甜点不是问题的。”


  


  鸣人给烤肉们翻了一个面,吞了吞口水。


  


  “没什么。”


  


  够了,感谢来,感谢去,佐助突然发现自己不怎么会把话题带出这个怪圈。


  


  我们更喜欢直球的宇智波佐助同学直截了当地发了个大招。


  


  “你有女朋友?”说完还若无其事地捻起一块烤肉,开始翻来覆去沾酱,却迟迟不进嘴。


  


  “哦,我没有啊!”而这时的鸣人已经咽下去两三片了。


  


  佐助舒了一口气,张嘴吃下了烤肉。


  


  “佐助肯定有女朋友吧!长得这么帅诶。”鸣人又收割了两三片进盘子里。


  


  “咳——”佐助呛到了。


  


  “诶?快喝点水啊!”鸣人见状手忙脚乱地一边拍着佐助的背一边给他递水,“别沾这么多,小心齁到啊我说。”


  


  “我没事。”


  


  我也没有女朋友,笨蛋直男。


  


  最后佐助拗不过鸣人,没有成功地付了款。


  


  “别生气啊小佐助。”鸣人挠挠头,“要不下次让你请我吃拉面吧我说。”


  


  佐助似乎终于捕捉到了鸣人喜欢的食物。


  


  “跟你说,一乐拉面可是我的最爱。问题就是在我公司旁边,需要坐电车去。”鸣人一边推荐着各种类型的拉面一边单手揽着佐助,还时不时地拍拍佐助的胳膊,仿佛在安抚某种动物。


  


  “好,下次。”佐助无比想拍开鸣人那乱放的手,“下次不许跟我抢。”


  


  “对了,这么晚了,我先送你回去吧。”


  


  ——别没事乱给别人献殷勤啊,白痴。


  


  当然,最后佐助还是没能拒绝。


  


  6.


  


  “佐助是不是快下班了?”


  


  “上次换班了,现在才去上班。”


  


  “诶诶诶,那三个小时后我来接你,千万别一个人先走!”


  


  佐助看了眼新接受到的消息,便没好气地把手机关掉,换上了店员服。


  


  自从烤肉之后,两人就有了联系方式,而鸣人最近愈来愈有把他当女生对待当趋势,且似乎还偏偏没有自知。这让时不时被撩到的佐助有些气愤却又无奈,每次都在想干脆想表个白就一刀两断,却又舍不得把鸣人就这样拱手让人。


  


  现在的天气已经转热了,白天已经开始有了避暑的必要,而夜晚还算凉爽宜人。当下了班换了衣服正打算走人的佐助听到了鸣人委屈幽怨的声音。


  


  “小佐助好像并没有等我接你的样子啊我说。”


  


  回头看便是穿着佐助没见过的军事风外套的鸣人,双手插着衣兜,靠在墙边。


  


  有耍帅的嫌疑,佐助这么断定。


  


  每次有鸣人陪伴的路途都显得太短了,短得佐助不是很希望它结束,虽然还有三个街口就到家了。


  


  “那个,佐助会不会觉得我很烦啊?”走到一个路灯旁,鸣人突然停下了。


  


  “不会。”勉强算是实话。


  


  “嘿嘿,那就好。”鸣人似乎在思考着措辞。“我觉得佐助就像我的弟弟诶我说。”


  


  ——这么说我哥哥可能就要生气了,哦,我也有点生气。


  


  鸣人仿佛自言自语般继续说道“我觉得小佐助就是那种口是心非的吧!”,鸣人不好意思摸摸脸,“明明很关心在意人却不想表现出来的那种。”


  


  ——幸亏你还看得出来。


  


  “就像小猫一样,特别可爱。”


  


  这次佐助连内心的嘀咕都哽住了,脸红了个透。


  


  “别这么形容我,笨蛋大叔。”


  


  “诶,我们明明只差10岁来着,叫我哥哥嘛我说。”


  


  “笨蛋大叔。”这次佐助是带着笑意的。


  


  鸣人也被感染了般,咧了个大大的笑容。“只要佐助不讨厌我就好,要是讨厌也没关系,我可以改的我说。”


  


  “我喜欢你。”佐助本想要安抚一下鸣人的不安,话出口却有些歧义。


  


  “我是指朋友的那种。”但是解释了似乎又似承认了什么。


  


  佐助抬头看了眼鸣人,却发现对方的脸上的笑已经没有了。正用着一种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自己。


  


  完了。


  


  佐助在这初夏的夜晚仿佛掉进了冰窟,一瞬四肢全都僵住了。他想开口辩解一下,却发现根本吐不出一个字。


  


  佐助考虑过无数个被发现自己喜欢他的场景,却没想到来的这么轻易。


  


  “不是朋友的那种。”佐助自暴自弃了,他重新与鸣人对视,“我喜欢你,想要亲吻,牵手,上床的那种喜欢。”


  


  他以为鸣人会大骂恶心,或者打哈哈说什么自己只是依赖他那个大哥哥。可是眼前的鸣人却安静地可怕。


  


  佐助看见鸣人垂下了头,蓝色的眼睛都藏在了阴影里。


  


  “走吧,先送你回家。”


  


  佐助听见鸣人这样说。


  


  还好鼬今晚都要加班。


  


  佐助进了房间连灯都没开就靠墙滑下去坐在了地上,才情窦初开的少年就失恋了。


  


  大概以后就不会有每逢自己值班就来便利店的鸣人,不会有送各种甜品给自己的鸣人,不会有会每天发短信给自己讲笑话的鸣人,更不会有半夜来接送他回家的鸣人。


  


  少年的生活似乎单调得可怕,因为似乎被鸣人占满了。


  


  手机震动的声音从背包中传出,在响了又停,停了又响三次之后佐助才似乎有力气拿出来接通。


  


  “哥,我在家。”佐助理所当然以为是鼬打来的。


  


  “什…什么?是我哦佐助。”手机里传来鸣人依旧元气的声音,佐助却没有脑袋与心思去思考鸣人想干什么或解释什么了。


  


  “你说。“


  


  “那什么,佐助啊。”


  


  “我们两个差了10岁”


  


  “而且你在学校里肯定相当受欢迎吧我说。”


  


  ——大概是说服自己继续与他当朋友。


  


  “我就不一样了,呃,虽然也曾经有过女朋友,但是三天就被甩了诶。”


  


  ——我不想听你任何前任的事。


  


  “后来我才知道,她只是想用激将法来逼她喜欢也喜欢她的男生告白。”


  


  “我很惨吧。”


  


  “不过。”


  


  鸣人停顿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久到佐助以为电话早已经挂断了。


  


  “我可以继续学怎么做甜品。”


  


  “也可以每天跟你一起回家。”


  


  “有什么不会的我都可以努力的我说。”


  


  ——所以呢?


  


  所以。


  


  “我也喜欢你,能不能让我当你的男朋友——”


  


  佐助呼吸都窒住了,他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确认了手机上的正在通话上写着“笨蛋大叔”。


  


  不是幻听,不是做梦。


  


  “不说话我就当佐助默认了哦,顺便佐助看一下窗口啊我说。”


  


  窗外是拨着电话脑袋探得可高望着他房间的鸣人,当看到佐助推开窗户,便挂断了。


  


  “我们明天去约会吧——”鸣人双手捧着作喇叭状,对佐助喊了句。也不怕扰民。“糯米团子屋怎么样?”


  


  “白痴,我不喜欢甜食。”佐助靠在窗边,对鸣人施展了一个十分罕见的,大大的笑容。


  


  “我想吃番茄拉面。”


  


  Fin.



评论

热度(331)

  1. 白GUI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