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专用马甲

Great Expectations\远大理想 12

琉歌:

再见啦:



第一次鸣佐终结之谷战后斑带走佐助梗。


对原作改动很大,剧情章,赶紧跑完下一章就可以放飞自我了……感谢投喂。




12、


监牢里的窗口很窄,使得爬下来的晨曦只有一小片,软绵绵的耷拉在少年眉间。


他躺在硬邦邦的地板上,眉头纠得很紧,金发间不停滑下汗珠,使鬓角和刘海都黏在脸侧,虽然闭目昏睡,呼吸却急促。


千手柱间穿过贴满封印符文的门,悄无声息的溜进来。鸣人顿时惊醒,猛地坐了起来,等看清楚是他,才喘了口粗气,“长毛大叔……吓我一跳。”


他声音远比寻常要沙哑。


柱间问,“你好点没有?”他在鸣人旁边坐下,进行了一些治疗。鸣人的外伤好得差不多了,但还是烧得不轻。


柱间掏出怀里揣着的饭团,“吃点东西。”


鸣人接过去,“谢了。”


他把饭团握在手里,抬了一下,又放下来。“佐助伤的那么重……”他喃喃说,“雷影和纲手婆婆都发了格杀令,那么多人在追杀他,还有晓要利用他,鼬的事,木叶的问题也……我实在是……他伤的那么重……”


他讲不清楚,说不下去了,气息紊乱,将脸埋进手掌里,冷汗如注。柱间输查克拉过去,“深呼吸。”


鸣人深深吸了几口气,恢复一点,又问,“比大叔好些了吗?”


“雷之国那边的消息说还在救治中,不过不会有生命危险。你将他救回得很及时。”


鸣人稍微舒了口气,“那就好。”接着精神一振,“那么雷影应该也可以放过佐助了吧……”


“晓组织毕竟剥离了八尾,奇拉比体内只剩下一只章鱼足。雷影只怕不会轻易罢休。”


鸣人摇摇晃晃的要站起来,“我要去找佐助。”


柱间连忙按住他,“这可不行,小纲不会同意的。”


鸣人急切道,“纲手婆婆要把我关到什么时候?”


“这个……”柱间挠了挠头,“小纲并没有真的生你的气。”他清了清嗓子,学了一段孙女的话,“鸣人太冲动了!放跑了佐助不说,还当场阻止同伴和云隐忍者追击。虽然之后他的确闯入晓的据点救回了奇拉比,但求雷影放过佐助,直接与雷影进行争执,无视木叶的立场,这样的行为太出格了!让他好好反省反省,顺便把伤养好。……小纲就是这样说的。”


他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我听说当时你被雷影揍飞了好多次,非不肯放弃,一边吐血一边过呼吸,可把你的同伴们吓得不轻。现在就好好休养一阵。名义上的监禁,也是为了让小纲可以给云隐村一个交代。”


“可是佐助……”


柱间宽慰他,“我问过斑有没有途径可以跟佐助联系,他虽说没有,但告诉我如果佐助出现性命的危机他会知道。目前没有消息,就算是好消息。”


少年眼睛亮了亮,很快又因为担忧而黯淡下去,“那个斑……他跟晓有关系的吧?”


“嗯,他把轮回眼给了晓的人。无疑他是推动晓之行为的关键性人物,也许晓的整个行动方向最初就是由他框定。”柱间坦白的说,“不过他说他如今懒得管晓的事,也管不着,我相信这一点。”


“为什么?”


“他对我不会撒谎的。”柱间笑笑,“只是不想说的事就绝不会说罢了。”


鸣人倒是很懂这种感觉,就点点头表示理解。“也就是说斑不会利用佐助去当晓的帮凶。”他垂下脑袋,有点消沉,“那么佐助是自己选择要去做这样的事吗……”


柱间虽然是个爱消沉的人,但在别人消沉的时候,他一贯是很坚定的。


“佐助是个很优秀的孩子,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说,“而你,鸣人,你能决定的也是自己的道路,自己的选择。”


鸣人怔了怔,脱口而出,“长毛大叔和斑,走上了不一样的道路对吗?”


这个问题让初代目火影稍有失神。


千手柱间的一生并不太长,却因被视为传奇而延伸到多年之后。他的生平事迹被研究者们来回咀嚼,又被记录在每一本高阁的史册或者坊间的奇谭里,以致于其实也没有留下什么秘密。人人都知道他与宇智波斑走着不同的道路,却不大有人记得他们亦同行了很久很久。


久到当最终发现同路有尽头,出现分歧的路口时,两个人都如从梦中惊醒那样诧异。他们在歧路的交叉口僵持良久,不愿分道扬镳,每日拖几丈远,直到再无寸土余地。


“是的。”柱间回答少年,“我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村子,而斑去寻找他认为真正可以消除黑暗的方法。后来我们的路冲突了。”


鸣人一眨不眨眼的紧盯着他,蓝眼睛聚满流光。


“他来袭击木叶,我杀了他。”柱间柔和的说,“这就是我的选择。”


他从未后悔,心中很清楚无论重来多少次,这选择也不会变化。这使得他向少年重述手刃挚友的往事时,也可以温和平静。


少年的瞳仁缩紧,出现了一圈压抑的颤抖,渗出点滴的泪水。他的牙关在打战,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如果有一天必须面对亲手杀掉佐助的局面,哪怕只是想象一下,也像是肚子里长出一只铁钳般冰冷的兽爪,翻搅撕扯他的内脏。


“不行,绝对不行,我怎么能……”他混乱的否定着,之后,就像火花突然炸破长夜,少年从缭乱和昏沉的世情的矛盾里猛地挣脱出来,“那我就跟佐助战斗到最后一刻,然后一起死好了。”


他的眼泪还未干涸,但重新笑了起来,“在另一个世界,我不是木叶的人柱力,他也不是宇智波,也许我们就可以好好的同行了。”


柱间笑起来,“很帅气哦。”他夸奖少年,又隐约有慨叹,“年轻真好啊。”


鸣人开始大口大口的啃饭团,“要快点恢复体力才能去找佐助!”


柱间笑眯眯,“没错。等你养好伤以后,我还打算交给你很重要的任务。”


鸣人在狼吞虎咽的间隙里问,“啥啊?”


“晓目前已经集齐了八尾,接下来的目标应当就是木叶的九尾了。我已经向你的老师自来也发了讯息,请他回到木叶来。虽然木叶的大多数人对与晓的谈判不抱希望,我还是想试一试。自来也同样是晓的老师,我想他会愿意尝试的。等他回来,我们三个一起去见一见晓的领导者吧。”


鸣人用力点头,竖起大拇指。柱间向他比了个剪刀手,就先走了。他刚刚走到监狱外面,就被焦急的暗部找到了。


“初代目大人!”暗部是纲手的亲信,讲话低沉而迅速,“两个消息。自来也大人的蛤蟆传回了关于晓的领导者佩恩六道的情报;以及,有入侵者突入木叶。”


柱间吃了一惊,“自来也自己去调查了晓?那他的下落呢?”


暗部顿了一顿,“估计……已经身亡。”


柱间一瞬沉默。接着他听到风传了整个村落的爆炸和惊叫,寓意着敌人正汹汹而来。阴云裂开,雨水坠落,如同命运的悲歌在以其不可止歇的慷慨之气奏响,待曲终之时,总有几位孤独疲惫的旅人可得安眠。




宇智波佐助在木叶边缘的林中潜行,沿路所见尽是浓烟滚滚,雨水不间断的激起地上尘土,使得视线上下,都污浊不清。


忽然的一刹那,沸反盈天的喧嚣全归寂静,而强光破开雨雾降临,如大坝泄洪,铺天盖地。佐助抬手遮挡,眯着眼睛往上看去,云中的太阳下方,出现了一个人影。


他伸展着双手,身体在盛大的光中轮廓不清,恍如神明。他向着硝烟也遮不住欣欣向荣的木叶,像是要拥抱它,但终究只是撕开自己的胸膛,向这片土地投掷下整个生命中的悲哀和痛楚。


众人只听到那如雷贯耳的术的威名,却听不到他念了旧友的名字。


“神罗天征。”


巨大的排斥力以他为中心向木叶的四方席卷而去。有在近处的战士,将这力量形容为“一击可以摧毁一个忍村”,他们将这个术传说得摧枯拉朽势不可挡,就仿佛它可以使得整个木叶几十年的辛勤建设全在数秒之中化为尘土一样。但不在现场的后人们并不太相信这般说法,因为实际上,它连木叶的一块屋檐角瓦都没有摧折。


神罗天征发动的同时,无穷无尽的摇曳的树木,枝叶和藤蔓,在木叶湿润的土地上招摇的伸展出来,它们绵密而柔韧,雨水沿着这片突生的森林粼粼滚落,落入到泥土里滋润出花朵,房屋和人们被遮蔽在树荫之下,一排排的树木隆隆折断,而更多的顽强新生,这拉锯的过程惊险而壮阔,又发生得太快,恍如梦境。


千手柱间立在浩海般的树冠之上,双手维持着结印的姿势,独对神罗天征。他面颊被鲜红的纹路爬满,发被雨和汗染湿。他展开巨大的羽翼,以一肩担负起暴雨和烈阳,守护了他的方寸国土。


佐助远远眺望,忽然皱眉,而后打开了万花筒写轮眼。


他敏锐的眼睛让他捕捉到千手柱间周身细小的散开的灰烟。他知道那是什么,一种脏污的感觉从他的喉咙间弥漫开,木叶的阴谋家们渺小又卑贱,平常无法撼动忍者之神的心智与力量分毫,竟然趁此时机,在柱间竭力维护整个木叶时下手,发动逆转的阵法,要抽走那些支撑着柱间的灵魂。


或许是因为他们都知道,即便如此,千手柱间也不会放下他回护木叶的手臂。


佐助纵身急跃,赶往他之前探知的那用以施术的地下密室。晓的来袭吸引了木叶全部的战力,一路上畅通无阻,他到达之时,在暗道中已到处可见倒伏的“根”的守卫的尸体。等到密室之前,本来画着层层封印的门大敞,阵法中尚且流转着诡光,而装着60名祭品忍者的装置全被打开,斑已经在那里了。


他将那些沉睡在白色液体中的忍者一个个拖出来,直接斩落首级,随手抛开。不大的房间里,到处都是骨碌骨碌滚动的头颅。


佐助低声道,“斑!”


“你来了。”斑波澜不兴的说,他抬起手臂,一口咬破手腕,将伤口浸入容器中的白色液体里,“躯体试图召回灵魂时也吸来了一些柱间的仙术力量,被这些柱间细胞保存了下来。”那些白色的柱间细胞,源源不绝的往斑身体里流去,并最终全部进入了他。


“蕴含的仙人之力很丰富,他伤的不轻。”他舔了一圈唇瓣,润泽的声音,“虽然比不上本人,不过也算美味。”


佐助问,“这就是你的目的?”


斑笑一笑,“还不够。”




外间神罗天征的威势终于过去,木叶太平如初。天道佩恩飘悬空中,千手柱间立在树顶,他喘了口气,感觉得到身体里那仿佛要把灵魂拽出身体的撕扯巨力已经减弱,但脑中盘旋着针扎般的刺痛,肌肉内浮起浓厚的疲乏,使得举手投足都颇为沉重。


平心而论,天道佩恩并不是非常难对付的敌人,柱间意识得到,是他自己出了问题。


有一道金色的迅影,在这个时候撞破重重树荫,飞身而上。是越狱而出的漩涡鸣人,转瞬窜到柱间身旁,少年眼帘上有金影,身披红袍,在纷飞的树叶和浪荡的风涛间岿然而立。


“接下来就交给我好了!”他斩钉截铁的说。


那是新的仙人,新的守护者,与新的战士。


在浩瀚的天光和林海之间,他渺小如萤火,却怒放如朝阳。




评论

热度(82)

  1. 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神说要有光 转载了此文字
  3. 💔 转载了此文字
  4. 咏而归 转载了此文字
    经典老文转载自咏而归。
  5. 神隐中咏而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阳光
  6. 琉歌咏而归 转载了此文字
  7. smileyjus咏而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