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专用马甲

最近才有这个觉悟,转载做预防,好造福后人,我就吃了入圈晚的亏……好多文都没看QAQ

转载好麻烦……

一个夜旅人 6

琉歌:

再见啦:



大家都很机智,挑拨的是黑绝没错TvT。


问题是需要逐渐解决的,勿怪。感谢投喂。




6、


斑同柱间对视,稍微睁大眼睛,反问,“九尾?”


他的黑眼睛是很净澈的,倒映着柱间的样子,别有一点深山静湖的无暇。柱间心里宁静下来,轻轻搭住他的肩头,“九尾从我的封印里逃脱,袭击了村子。封印破解的地方留下了你的查克拉。”


斑倒是很平静,只回答说,“不是。”


“好。”柱间拥一拥他,“抱歉。”


斑摇摇头。柱间站起身来,“我们还要继续调查,你再休息一阵。”


后方的扉间道,“大哥,这完全只是一面之词。”他顿一顿,补上,“我也不认为一定就是斑做了这件事,但单凭他一句话,难以服众。”


柱间道,“那就快些查出真相好了。”


斑忽然站了起来。


柱间还是很担心他的跳跃式思维突然得出一个“木叶果然已经黑暗得没救了”之类的结论来的,顿时有点紧张,“斑?”


“我跟你一起去。”斑挑挑眉, “想知道是谁放出了九尾,问九尾不就是了。”


他有一百种手段让那只狐狸乖乖说实话。


柱间笑起来,“对噢,它最听你的话。”


三人一起去了临时安置九尾的地方。防卫的忍者们将它重重包围,看见初代目火影与宇智波斑一片和睦的过来,都有点茫然。扉间面沉如水,懒得再说什么。


柱间摆手示意大家不要紧张,亲切的说,“我们来看看九尾。”


有几名距离近些的忍者,在打量斑时,见到了他脖子里的吻痕,大概掠过了一些微妙的表情。斑不察,柱间倒是发现了,顺手脱下自己的羽织,罩在他浴衣外面,拉拢领口。斑扫他一眼,柱间笑笑。


浅色羽织绣着千手徽记的袖口,覆在那名宇智波苍白的手背之上。


他们行至九尾面前,妖狐仍耷拉着脑袋昏睡。柱间让其他人都退到后方稍远处,解了术。妖狐抖了抖耳朵,慢慢睁开了眼睛。


一睁眼看到身前人,立即开始呲牙咧嘴,身体把束缚它的树木撞得嘭嘭乱摇,牙关咯吱咯吱作响,“宇智波斑!”


也不知道到底是气的还是怕的。


斑问,“谁把你放出来的?”


九尾一愣,继而冷笑,“竟然问老夫这种问题,你何时也成了虚伪之徒?”


斑向来对畜生没什么耐心,竖起双指,赤红之瞳浮现。九尾尖啸一声,“等等——”话语未完,已被那瞳力俘获了。


它的兽眼里倒映出斑的永万的纹路,整个身体先是僵住不动,接着开始颤抖,凌乱的挣扎和嘶吼,最后竟然用爪子抱着脑袋,呜呜呜呜的哭了。


柱间都有点意外,也不知道斑究竟让九尾在瞳术之下经受了什么,把那只威风凛凛的凶兽驯成这般模样。


他不由插话,“差不多了就行了吧……”


斑赤瞳缓缓归于平静,放下了手。九尾呆若木鸡,呈现出一种失去神智的茫然。


“它在幻术之中。无论你问什么都会照实说。”


“斑真厉害。”柱间赞叹。然后看向九尾,这倒是个机会,也许还能解决一些别的问题。


他想了想,问,“那个……你是不是很讨厌我们,才会一直攻击?”


斑讽刺道,“你跟一只畜生也要互相理解?”


柱间拉住他的手,拍了拍,以示稍安勿躁。


九尾昏乎乎的瞅着柱间,等看清楚了,顿时噙着泪花,开始控诉,“老夫讨厌你!更讨厌斑!你们人类没一个好东西,最讨厌的就是斑,第二就是你!非要抓我就算了,又不肯好好养,本来就算要我帮你们打架,也可以打个商量,你们就只知道揍老夫!只知道关着老夫!你知道那时候你扇我一千个巴掌多疼吗?一千个!你太过分了!老夫恨你们!”


斑,“…………”


柱间,“…………不好意思。”


他放柔口气,接着解释,“我想让你帮我保护木叶,才将你留在这里。之前我没有找到跟你交流的机会,又怕你伤人,一味采用强制的方法,是我做的不好。我们现在商量一下怎样和睦相处还来得及吗?”


要是九尾清醒着,必然会咆哮道来不及了老夫已经对人类绝望了你们都去死吧。但现在它不清醒。


它恍恍惚惚的讲出心底话来,有点羞赧,“来、来得及的。”抽了抽鼻子,又说,“斑很厉害,老夫喜欢厉害的家伙,可是斑太凶了呜呜呜……你也是,我看你对别人都很温柔,为什么对老夫就这么凶?老夫本来有点喜欢你们的……”


柱间更加不好意思了,一时觉得自己以前都像是在虐待动物,叹了口气。


斑皱眉,“废话真多。”


九尾苦着一张脸,垂着两个大耳朵,默默趴在地上。


柱间稍有沉吟,跟斑说,“把瞳术撤了吧。”


斑瞥他一眼,“你确定?”


“确定。”柱间笑道,“我想和它认真谈谈。而且我想,之后再问它什么问题,它也会坦诚相告了。”


他自己抬手结印,使木遁束缚散开,斑不多言,撤了瞳术。九喇嘛灵台一清,发觉自己自由了,啪的跳起来仰天长啸,啸到一半,油然想起来刚刚自己说了什么,一口气卡在嗓子里差点没给呛死,整只狐狸都不好了。


它扑腾了好了一阵才顺过气来,还得益于柱间给放了个大范围的治愈术。


妖狐恢复如初,站起身来,它体型庞大,行动之间卷起巨大的气流。人类相较之下渺小如蚁,它低下头,眯着眼睛,与身前之人对视。


千手柱间的长发和宽袖都被吹拂得猎猎摇曳,他没有武装,没有防御,安然立在利爪之下。


他抬头望它,眉目坦荡宽柔。夏季的黎明已至,长天的清光铺在四野,满木叶森林扶疏。但这一切清朗风华之物,都不及他洒脱气度。自送别了苍天下唯一的神明,妖狐再没见过这样的人类。


世界将其温暖明亮的至善一面,全部慷慨的献给了这个男人。


使得那些尝过漫长的孤独的生命,都会情不自禁的想靠近他,就像寒冬的夜旅人靠近篝火,靠近朝阳。


“你认识我了,千手柱间。但我还不认识你,你的名字是?”


“九喇嘛。”


九尾甩了甩大大的尾巴们,低声回答。


互通姓名是某种仪式的揭幕。


柱间和九尾详细的谈妥了他们的协议,九喇嘛可以自由的在周边的森林中生活,只要不伤人拆房子想做什么都可以。木叶会布置一些监察的术在它身上,一来因为毕竟要让村民们安心,二来也是为了防止别有用心之人以阴谋的手段控制它。如果真的有什么事需要它出力,木叶就给它发工资。


当扉间因为他们谈了太久而等不及走过来时,发现他的兄长正在因为工资的额度在跟九尾扯皮。斑的一只手被他拽着,又走不开,百无聊赖的旁听。


“帮忙开辟一座山就要八筐稻荷寿司?太多了啊,你把村子里的稻荷寿司全吃完斑会不高兴的!五筐行吗?”


“不行,老夫要八筐!”


“可是你是查克拉尾兽啊,你又不会饿,为什么也这么爱吃稻荷寿司啊?”


“因为是狐狸啊。”


“六筐怎么样?”


“七筐!老夫不会再退让了!”


“六筐半……”


扉间清了清嗓子,柱间注意到他,兴奋的说,“扉间你来的正好。九喇嘛从前都是被人控制,现在它自由了,以后会和我们好好相处的。”


千手扉间眼皮一跳,“这又是哪一出?”


柱间噼里啪啦把前因后果告诉了他,扉间听着,眼皮越跳越凶,最后只觉得额角青筋都要爆出来了。对于柱间收服了九尾这件事,他接受度倒是还好,反正兄长做成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多了去了。但一想到要向木叶的人们解释这种情况,他就觉得要完。


“这件事要慎重处理。”他抵着太阳穴说,“稍有不善,就会引发恐慌。”


“辛苦你了。”柱间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暂时保密,慢慢来吧。”


扉间提起当务之急,“你问到了这次是谁打破封印,控制九尾作乱吗?”


“对啊,差点忘了。”柱间回头问九喇嘛,“是谁放你出来的?”


九尾再次愣了愣。


它用一只爪子挠了挠脑袋,看了看千手兄弟,又偷偷扫了斑一眼,“你们真不知道?”


柱间表示不知道。


九尾迟疑不语,再三偷眼看斑。


斑不耐,“直说。”


“就是……”它缩了下脑袋,念出了那个名字,“Madara。”




少时寂静。


柱间急问,“你没弄错?”


九尾的尾巴全部垂下,显得它心情低落,但还是肯定的摇了摇头,“不会错的,老夫亲眼所见。而且我怎会受别人驾驭,世间有那样的眼睛的……只有一人。”


扉间打了个手势,本在外围待命的忍者们围了上来。


斑不发一言。


柱间道,“你……”他沉吟了一下,低低问,“你早上出去透气,是去哪里了,可以告诉我吗?”


斑稍有沉默,道,“山里。”


“遇到过什么人,或者发生过什么事么?”


斑不再回答了。


两人间静了片刻,他感到柱间握着他的那只手微微一沉,就慢慢的把手抽了回来。


斑抱起双臂,转身离开,有忍者想进攻,被柱间以眼神止住。他在如临大敌持刀相对的人们之间,渐渐走的远了,忽然有个人站出来,拦在他面前。


是宇智波镜。


“斑大人。”这个一贯谦逊谨慎的年轻人,以对待家族中长辈的方式向斑行了礼,“火影大人只是想要您进行一些说明。这件事目前有许多疑点,若真非您所为,还请您将自己的动向告知,以便我们进行调查。”


斑眉峰下压,冷冷的看着他。


很少有人在这样的目光面前会不畏惧的。镜还很年轻,他攥着的手心里已经有了汗水,但他扛住了。“您哪怕这样一走了之,火影大人也不会质疑您,反而是您的行为,会将他置于风口浪尖之中。”


斑抬起了手。


扉间脱口而出,“镜!退开!”


但斑没有对家族的后辈做什么,他转身张开手掌,遥遥对着九尾,修长的五指呈现出优雅的线条。


转瞬间狂风奔涌,妖狐一纵而起,发出长吼,湛蓝的光辉出现在它周身,须佐能乎化为威装,覆盖于九尾之上,这巨大的耀眼的兽形高昂起头颅,背生双手横持长刀,在木叶的一端凛然驾临。


这强烈的威仪使得众人不能言语,无法动弹。


柱间双手合拢,喝道,“斑!”


“如果我想对木叶做什么,这才是灾难的面貌。”宇智波斑勾起嘴角,声音轻慢而淡漠,“记住了真正的恐惧,就不会再对那些小孩子的把戏惊慌失措了。”


然后他放下手,须佐的火焰消失,九尾也安静下来。


他望了眼千手柱间,一笑,“再见。”






*稻荷寿司是豆皮寿司的一种。狐狸都喜欢吃稻荷寿司。




评论

热度(66)

  1. 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琉歌咏而归 转载了此文字
  3. 艾丽丝咏而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曼陀罗不哭
    咏而归:
  4. smileyjus咏而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