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专用马甲

一个夜旅人 9

琉歌:

再见啦:



本章有原创剧情npc出现,不用太在意w。


感谢投喂hh。




9、


两人临时落脚的地方,是风之国沙漠深处的一处绿洲。


绿洲中心有一股从地底汩汩涌出的泉水,汇成月牙形的湖泊,养活了周围方寸草木。有一些人世代生活在这里,豢养牲畜,种植沙枣和玉米。那些防风的圆顶房子,有着厚实的墙体和小小的窗户,像一个个眯着眼睛的小胖墩,他们所借宿的,就是其中一座。


柱间能起床之后,就用木遁去帮居民们加固房屋,种防风林,很快就赢得了大家的喜欢。有主妇送给他自制的小饼,孩子们围着他要看神奇的忍术,稳重的长者过来说不要太打扰尊贵的客人,他在人群的包围里面,朗爽的笑着。


斑坐在屋檐下看着他。


夏风沉醉,绿草如茵,夕阳一路从远处的月牙湾上游走过来,似微醺时的酡红。这仲夏的傍晚多温柔。


柱间回身找他,目光相逢,向他一笑。稍后就辞别了众人过来,抱着那一篮子小饼干,揭开上面盖的绒布,捧给斑献宝,“吃吗?甜的。”


斑挑了一块咬一口,饼干很酥,一点糖霜的碎末儿沾在他的唇间,被他用舌尖舔掉了。柱间觉得他吃东西的样子很怡人,含着笑看他吃。斑吃掉三四块,足够了,就拍一拍手,撑住下巴,目光移到远处的夕阳上。


平心而论,这是个很美的日落时分。


饱满熟红的一颗太阳,在厚重黄沙的另一端缓缓坠下地平线。


两人一起看着。准确来说,是斑看日落,柱间看他。日降之时有无数的流光在地表窜动,而这些旁逸斜出的散碎光影里面只有斑一个人是毫无杂质的,是不会被冲淡不会被浸染的一片夜色,亦是夜色里清澈又神秘的一粒星辰。


柱间轻轻的说,“跟我回去好吗?”


斑一笑,“不好。”


“我不明白。”柱间说,“你需要尝试,我懂得。可你愿意试着和风影合作,却完全不打算试试和我一起改变木叶……我不明白。”


他重复了一次,“我在你眼里,失败得这样彻底吗?”


斑保持着被缱绻黄昏陶冶得舒畅的心情,口气带点儿轻快,“没有啊。”


“那为什么……”


斑仅仅说,“你照自己心里想的那样走下去就好了。”


柱间感到了一丝焦躁。


斑打破他的平静就跟随手打破一面镜子一样容易。他明明问的很认真,而斑就是这样浑不经意的态度。他有时叫他惶急,有时叫他震惊,有时叫他沮丧而困惑。他试图保持耐心,向斑传达他的想法,但那些想法似乎不能够再吸引他了。


他只能独自去做。


他没有松懈过。可是再怎么勤勉自觉步履不辍的人,也会想得到夸奖的。他想再听到一次斑以笑颜说出的“听起来不错呀”,真的想了很多年。


柱间以他百折不挠的性情,决定再试一次,“斑,告诉我可以吗,你为什么不再相信木叶了?”


斑终于转过眼睛来看他,“你非要在这时候说这种事吗?难得我吃饱了很开心。”他嫌弃的挑起眉毛,“我们真是合不来。”


柱间一下泄了气,“那是因为,”他咕哝着,“再过一会你就会说我看来已经好了,还是打吧……我不想和你打啊。”


“打你个头。”斑讽刺,“就凭你现在这个动不动吐血晕倒的样子?”


柱间更加难过了。


斑悠然吐了口气,开始回答他的问题,“不相信是纯主观的情绪,是个人意志的一种反应。而我对目前的木叶所抱持的观点并非[不信]这样情绪化。”


他挑了一个冷静而准确的措辞,“只是道不同。”


柱间缓缓的说,“木叶的道路是我决定的。而我的道路是,”他顿了一顿,“你启明我的。”


斑笑道,“那其实是你自己的本心。”


他耐心的说,“你看,那条路我们曾经试过了,我觉得结果不理想,所以决定换一条。之前有个方法失败了,于是退而求其次,换了现在这个方法。就是这么简单的事。哪怕现在的方法再度失败,我也不会回到最初无效的道路上。”


“木叶是你的梦想,你可以看着它继续下去。而我的梦想,我自己决定就好了。”


他看着柱间深埋下面容,屋檐在他清朗的额头上抹上一片阴云。斑不由叹了口气,伸手靠近他,“我又不会那么快去袭击木叶。”


柱间握住他的手,十指相扣,“但总要来的不是么?”


斑不言。柱间抬起手臂,深深的拥住了他。


他之挽留静默深长,但决意是明晰的。斑感觉得出他的拥抱竭尽真心,而胸膛手臂一无动荡,他今日若是从这拥抱里离开了,改日就必然置身于千手柱间刀下。柱间就是这样的人,他的纯善和他的凛冽同样坚固,他一生里几乎从未因什么东西软弱过,无论是俗世的陈规,抑或爱情的诱惑。


即使斑认为曾有一个时期自己对柱间有过影响力,这影响到现在应当已很淡漠。


他对这一切心知肚明。


之所以还要开口,只是因为他自己心里也深埋着奢望。若此生能再得机会与柱间同行一段,那一定是来自上天千载难逢的眷顾了。


“你我并非一定要为敌。”斑靠在柱间的肩头说,“我想让各国归一。你是忍者之神,你的威望和力量名扬忍界,若是你出面,说不定能以和平的手段统合一部分地方,减免战事。你可以和我一起……”


“不。”柱间打断了他,他握住斑的肩膀,与他对视,“现在世间是和平的,这样做只会引发怨恨。”


这个拒绝对斑来说是意料之中的事。


“好吧。”他平静的说,“你该回木叶了。”




斑回到砂隐村之后,烈斗来见他,没有追问他这五日的去向,只交给他情报卷轴,里面标注了除一尾和九尾之外其它尾兽的大致下落。


斑翻看,“我今晚就出发。”


烈斗问,“这么急?”


“木叶知道了我们的计划。”


斑大概猜得到木叶会有怎样的动向。他们极力避免战争,不会将风之国的意图贸然揭露,以免让其它诸国有名正言顺的兴兵理由。他们可能想要将人柱力集中在一起保护起来,而各国一时半会儿不会买账,只要速战速决,就可以抢在那之前。


另一方面,木叶也许会来和烈斗谈判,再次许以厚利,以平息风之国嗷嗷待哺的野心。


烈斗没有询问木叶是怎么知道的。他稍有沉思,“如果木叶来和我谈交易……”


斑专注于在地图上划定最快速的路线,没有抬头。


“我会尽量多捞一点好处,并为你周旋到更久的时间。”烈斗低缓的笑起来,“哪怕签订一尺高的盟约,撕毁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啊。”


“五天足以。”斑回答。


于他而言,抓捕尾兽是很轻易的事,大部分时间大概都是花在赶路上。十数年前他就已经穿行过风声逶迤的旷野,渡过大江深入丛林,与散落在世间各地的巨兽作战。这是少有的他与柱间共同进行的工作,却仍然分头行动,彼此都是孤身一人。因就算是尾兽这种被世人恐惧着的查克拉深渊,也并没有强大到需要他们两个联手对敌的地步。


那样的敌人可能举世都没有。他们最浩瀚的力量,都是内耗殆尽。


烈斗召来弟子,“将准备好的财物和用具送来。”然后他将一枚风之徽记置于桌上,推到斑面前。


“用它可以调派所有分散在各国的砂忍。”他没管斑收不收,起身走了,“武运隆昌。”


斑最终还是带走了风之徽记。


出村之后的路上,他的忍鹰飞来,带给他几日前在千手柱间床边写的那封信的回函。


信封上有小小的团扇印章。


他拆开,拨拨扰乱视线的刘海,借着月光边走边看。


“你所问及轮回眼与阿修罗查克拉融合会出现怎样的情形,此前从未有先例,无法确知。但我翻阅古籍,参阅师父生前所做调查和记录,猜测那将达成一种仙人眼与仙人体新的融合,比你植入柱间肉体的融合要更为彻底和强烈。新的力量会萌发,凡人的躯体因难以承受会出现衰弱和损伤,但只是暂时的事,适时休息加以调养即可。其力一旦达到全盛,甚至可比拟远古的创世神,以你单只轮回眼的能为,当无法匹敌。换而言之,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你的敌人身上,你最好在他全盛之前解决掉他。”


三刻钟之前他才好好的送走了那个被他自己滋补得活蹦乱跳的敌人。


斑轻哼一声,把信烧掉了。






评论

热度(63)

  1. 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琉歌咏而归 转载了此文字
  3. smileyjus咏而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