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专用马甲

Fate Fancy Naruto 1-2

琉歌:

再见啦:



圣杯战争Paro。虽然珠玉在前,不过还是心痒,试着玩一玩。




核心设定大概如下:


约每六十年一次,积累了巨大的来自地脉之魔力的“圣杯”会出现。它有着无论何等愿望都能立即实现的力量。然而能得到这一权力的,只有一组魔术师御主(Master)与从者英灵(Servant)。


因此立下不成文的盟约,由七位魔术师,带领着各自召唤的英灵,进行一次为了圣杯的所有权而爆发的战斗,最终活下来的胜利者将取得圣杯的所有权——这就是“圣杯战争”。




*二设很多,不科学不严谨多放飞。虽说是Fate Paro,其实就是套个壳子谈恋爱,见谅。


*这一发第一章鸣佐第二章柱斑。




1、

酝酿数日之后,雨水终于自阴郁的天空洒落。这使木叶市的长街变得萧条,电车行驶时噼噼的细声,雨打在绿化带的叶子上沙沙的微声,合成很柔软的夜曲。


电车驶进站台,随后又开走,等在这个站台下车的人们各奔目的地散去,站牌下只留下一个金发的青年。他身材修颀,穿着黑T恤与橙色的运动外套,双肩包挂在一边肩头,一手插着裤兜。他生有刀锋的双眉和明亮的眼睛,倒映着细雨霏霏的街头。


这是他久未归来的故乡。


十几年来,木叶市变化不大。商业街更繁华了一些,远处跨越南贺川的大桥,闪烁着绚丽的霓虹灯。哪怕在雨中,也有连绵的光彩。在他静立眺望时,有电话铃声从身上某个地方响起。


青年插在裤兜里的手一摸,摸了个空,去掏另一个口袋,也没有。最后晃晃脑袋,甩下背包,在里面东翻西找的扒拉了一阵,总算掏出手机。


“喂……自来也老师啊,我到了的说。”他一开口,就有英气勃勃的声音。同时迈开了步子,以很轻快的步伐,沿着街边店铺的一排屋檐走去,“我当然记得怎么走啊,放心!不用来接不用来接,我们——”


他忽然吸了吸鼻子,转头望去,熟悉的拉面店,在氤氲的雨雾中,腾出记忆中的香气,“我们一乐拉面见好啦。”


两分钟以后,在流理台后面操持菜肴的拉面大叔就迎来了这个远道而来的客人。金发青年将背包随意搭在椅上,双肘撑在台面上,绽开笑脸,“大份豚骨拉面,谢了。”


大叔眯着眼睛看了看他,愣了一下。


在座别的客人或多或少也在注意着他,因为他耀眼的形貌,或者飒飒的气度。置身于一家寻常的,适宜于上班族在一日的工作之后懒散小聚的拉面馆里,他显得尤为与众不同。而这种凌驾于人的特别感在他笑的时候淡化了。


因为他笑起来分外爽朗,一如未经世情风霜侵染的少年人,“好久不见啦,大叔。”


在厨师帽下面,鬓边已白的拉面大叔想了想,问,“Naruto?”


青年竖起大拇指,露一排洁白的牙齿,“没错。”


大叔哟了一声,探身过来,激动道,“鸣人!你小子——十年前赊账的拉面钱还没有给我!”


鸣人脸厚如墙,不为所动,朗声大笑,“哈哈哈哈哈。”


自来也就是这时候撩开拉面店的帘子走进来的,鸣人冲他打招呼,“自来也老师!”他兴高采烈的迎上去,师徒俩大力拥抱。自来也猛拍他的肩膀,发出一贯豪爽的大笑,“又长大了,鸣人。”


他们并肩坐下,鸣人呼噜呼噜的吞着他的面,拉面大叔特别照顾,给他多放了叉烧和鱼板。自来也喝干一杯清酒,砸了咂嘴,道,“我给你发过去的资料,你看了多少?”


“没看。”


自来也气得笑了,啪的一掌拍上他的后脑,“臭小子。”


“不就是与魔术师作战吗我说?”鸣人索性埋在碗里,塞了满嘴拉面,含含糊糊的说,“总之我会搞定另外六个魔术师,为自来也老师和纲手婆婆夺回圣杯,不就可以了吗。”


“不只是魔术师,还有从者英灵。”


“我知道英灵的事。但它们既然被魔术师驭使,充其量就不过是强大一些的使魔。”鸣人仰头把拉面汤喝了个底朝天,朝他的老师一笑。


“这世上没有魔术师可以战胜我。”


自来也凝视着他。他曾经的学生,这个被誉为当世第一的魔术师杀手的男人,漩涡鸣人,因不败的战绩与非凡的英姿而声名远播。在这个秋天他回到了那孕育了无数伟大魔术师,被视为灵脉之地的故乡,木叶市,为了即将到来的圣杯战争。


“英灵的力量远超于人类……算了,反正你也不是一般人。”自来也说到一半,也笑了,“不过无论如何,你必须完成召唤,与你的从者一起作战,这样才有获得圣杯的资格。”


鸣人嘁了一声,“魔术师的无聊把戏。”


自来也弹他一个爆栗,“你是不是傻。”


之后严肃道,“圣杯战争是生死攸关,十分残酷的战斗。七组魔术师和英灵必须持续厮杀,直到最后一组存活,才能得到圣杯。倘若你无法与你的从者协力,很有可能在战局开始就败亡。即使是你,也必须好好利用英灵的力量。”


鸣人大咧咧道,“是,是。”


自来也无奈摇头。他付了拉面钱,顺便帮鸣人清了十年前的旧账,拽着粗神经的弟子走出拉面店,匆匆穿过长街。


“纲手已经准备好了场地,也取得了召唤英灵的圣遗物。”他干脆的说,“如果你无法相信英灵的力量,就用你自己的眼睛去确知吧。”


鸣人笑嘻嘻,“只要那东西不妨碍我就好。”




他们在一处宽敞的圆形古堡里见到了纲手,那是一个英明刚强的女人,木叶的魔术师们共同推举的现任的统御者。她有一个称号,名为“火影”。这是自数千年前传延至今的旧俗,实际上,到近些年,“火影”的对魔术师们的实力控制力已经大大减弱了,更类似于一个联盟的仲裁者,以及木叶灵脉的管理人。


纲手为鸣人准备好了位于火影古堡楼顶的场地,刮着大风,细雨横飘,在幽暗的光线里,隐约可见古堡背靠的山壁上雕刻的巨大头颅塑像,它们年代久远,经风吹雨打,多有斑驳。今人将之视为一处雄伟的景点,当成祖先神秘的石雕,只有知晓魔术师的秘密的那些人们才知道它们究竟在铭记着什么。


鸣人仰头望着雕像。


那其中有一位是他的父亲。他只在这石像中见过他的脸。


纲手叫他,“鸣人!”


金发的青年回到灵气充裕的楼顶中央,静待适宜的召唤时机降临。天色越来越暗,他抬起手,运动腕表闪光的电子屏精确的告诉他时间。而袖口的手臂上的“预兆”之痕,同样被那科技的电光照亮。


圣杯是万能的许愿机。尽管鸣人一直坚持自己没有什么要依靠圣杯这种不明机制的魔法而实现的愿望——他觉得大多数魔法的产物都是神神叨叨不着调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很久之前,甚至比自来也和纲手邀他回木叶代表“火影”参加圣杯战争的时间更早,他手臂上就出现了这些预兆的痕迹,这意味着他是心怀强烈夙愿,因而被圣杯优先选中之人。


“你还没有想好有什么愿望吗?”纲手大概是注意到他看着预兆之痕,忽而问。


“想不到啊。”鸣人拍了拍脑袋,“我的目标就是为纲手婆婆赢回圣杯,让它不至于落入那些阴谋家手里造成灾祸不是吗。”


纲手沉默了一下,正色道,“我曾经和自来也商量过是否要将你牵扯进这样的险境中。但思索良久,唯一能确保赢得胜利,取回圣杯的人,大概只有你了。”


鸣人轻松回答,“嗯,包在我身上。”


他的电子表指向午夜。


漩涡鸣人以水银画成召唤阵,将纲手寻得的圣遗物放在阵中。它是一颗猩红的宝石,就如一颗剥落的眼球,名为“恶魔之眼。”


“它可以召唤远古神嗣宇智波一族的成员。”纲手曾说,“这个世界最初的神明有两支后嗣,一支继承神的慈悲,一支继承神的残忍。继承残忍的这一支即为宇智波,其族中巅峰的强者,都是名垂青史的恶魔。”


饶是鸣人这样历史学并不精通的年轻人,也听说过上古神话里那旦夕之间以烈火焚尽世界的宇智波的恶名。


“那么,我会召来哪一个呢。”性情烂漫的魔术师杀手饶有兴致的低语,随后滴落他自己的鲜血,以掌心按住召唤阵,念出咒语。


“宣号:


汝之身躯臣服吾之麾下;吾之命运寄托汝之剑上。


响应圣杯之召唤,遵从这意志、顺应这规则之人,回应我。


吾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亦集中世间万般恶业。


缠绕三大言灵之七天,


穿越抑制之轮出现吧,天平的守护者。”




漩涡鸣人看到如日出那样的光芒,四下流转,顷刻四散。待流光渐渐荡远,他看见立于召唤阵中心的年轻人,或许该说少年。


他穿白衣,佩剑,黑发覆于雪色的侧脸。


他应当死于青春之年,所以维持彼时形貌,经历万载风烟流转,仍然不变。


他本来是闭着眼睛,后来缓缓睁开,稍有巡梭,就落到鸣人身上。那是一双极澄清而寒冷的黑眼睛,像鸣人在寂静的北极遭遇的极夜,那样深长静缓的黑暗。一眼望去,就叫被望之人沉沦于深渊。


鸣人沉沦于深渊。


他久久不言不动,后来恍然向他的英灵踏近一步,伸出了手。他没有留意到自己手背上光华流转,那象征着圣杯战争的Master身份的令咒已经浮现,三枚令咒,拥有使从者英灵无条件服从的绝对命令权。


自来也在一旁看清令咒的模样,“Archer。”


纲手疑惑道,“他是谁?”


火影及她的智囊团们,对宇智波一族做了浩瀚的研究,抽丝剥茧追根究底,自问应该没有遗漏,却似乎不曾找到过符合于眼前英灵的记载。


以Archer职阶现身的英灵,那黑发白肤的少年,没有对他的Master伸出的手做出任何回应。他一手搭在剑上,眸光微转,淌过四周,再投向遥远的岩石塑像,之后极轻的,冷笑了一声。


那一点笑音如浅微的骚乱,潜入鸣人的心,无端一痒。


但这瘙痒也让他回过神来。作为老于战斗的魔术师杀手,对一只使魔失神到这个程度,无疑是相当失格的行为。


鸣人放低手臂,摆了个握手的姿势,“看来你就是我的Servant,好吧,要不要认识一下?”


英灵略一挑眉,吐出讥峭的音节来,“没兴趣。”


“喂!”鸣人喝了一声,他还来不及再说什么,英灵已与他擦肩而过。那一个交错里,他感到如月下旷野般的清润气息。他忽然有奇异的兴趣,灵活而快速的——闪电般的,探手过去,他的速度可以让最纯熟的魔术师也来不及发出半个咒文,但被那个少年的英灵轻而易举的躲开了。


英灵稍有回眸,鸣人确信自己在那眉眼里看见了毫不掩饰的轻视。接着他身边风声鼓动,那个美貌而傲慢的英灵,自由自在的,在气流里凭空消失了。


一滴雨水落在鸣人扑空的掌心。


“Archer职阶的英灵有切断与Master的联系,自由行动的能力。”自来也叮嘱,“他看起来很难缠,鸣人,你要当心。”


鸣人收回手,收拢掌心握住那滴水,笑了笑,“不,我很喜欢。”




2、


又一夜,在遥远的北方丛林,有个男人冒雨走在狭道上。


他衣着凌乱——不,比起凌乱,说是残破大概会合适,上衣已经完全的撕裂了,只余几块布条还挂着手臂,裤子松垮垮的搭在胯骨上,若不是一条粗皮带蛮横的扎住它,大概早就要散开了。腹肌下方,人鱼线若隐若现。


漆黑尖刺的长发被浇得湿透,沉甸甸的压下来,遮住了大半张脸。


他敏捷的避开林中密布的结界与巡游的式神,压低身体疾行,森林广袤无尽,雨点打在他优美的肌肉上,似乎将他身躯的边缘也淋得融化,时而出现模糊的虚像。


显然他并非人类。


身后不断传来追索者们的喧嚣,紧缀不放。这处被魔术师名门掌管千年的森林,出口隐匿在重重迷雾之下,不会轻易向人开启。林海里的追逐和交战已持续了整个昼夜。


这个男人,或者说,这个没有Master的英灵,已深受魔力枯竭之苦,以致于到达了连形体都快要难以维持的地步。英灵靠Master的魔力供养才能停留于现世,再这样拖延个一时半刻,他就要灰飞烟灭,提前结束此次圣杯战争之旅了。


林间出现岔道。


一条路堆满落叶,通往层林叠嶂深处,另一条路却有些不同。它像是被特意修整过的小径,通往一片山墙,墙下镶嵌弧形的木门。若沿这方向往更远处眺望,隐约还可见地势较高处回环的山涧,及涧边红砖尖顶的小屋。


大概是守林人的房子。


英灵脚步稍顿。在这短暂的停歇时分里,身后追逐的跫音迅速逼近。他眉尖微蹙,转向那道整洁的小径。


他需要一位临时的Master。那究竟是谁并不重要,只需如他很熟练的那样,强制订立契约,汲取足够的魔力,再强制解除契约——以Master的死亡。


英灵闯进红砖房时,屋子的主人正在壁炉边喝茶。


火焰摇曳,一角的窗半开着,月乍起,松影扑朔。他是个年约三四十许的男人,像提前过着退休的生活,额角带着松缓的神态,象牙色的手指轻轻搭在青色的茶盖上,他抬头看向踏夜而来的不速之客,朦胧的火光打在他眉间,映照他柔和俊俏的面容。


英灵撩了一把自己湿淋淋淌水的鬓发。水点溅落,他的指尖和发梢都有光的碎屑在散逸。他不再浪费时间,走到喝着茶的悠闲男人面前,一把擒住了对方的手臂。


男人顺应他的力道站起来,微微扬了扬眉毛,“你迷路了吗,英灵先生?”


英灵一怔,随后勾起了唇角,“既然你知道我是英灵,事情就简单多了。”


他逼近那个男人,面上乱发滑开,露出森冷而剔透的黑色眼眸。他带有强烈的暴戾气息,肤色如冰层,龟裂一般,浮现出悚然的笑容来,“同我缔结契约,供给我魔力;或者直接被我夺走生命力,丧命于此。你选哪一个?”


男人泰然自若,只回答,“我并非被圣杯选中的Master。”


“我杀了那家伙。”英灵不屑一顾的说,“一群乌合之众,无聊透顶,没法给我带来半点乐趣。我知道如何缔结新契约。所以,回答我的问题。”


“说实话,我两个都不想选。”男人平静摇头,“我本人对圣杯没有兴趣。而且我想,在缔结契约,供给你充足的魔力之后,你大概也只会找机会杀死我吧。”


英灵眉睫下压,微笑道,“那么,你准备反抗吗?”


说话同时,他钳制着男人手臂的五指骤然收紧,然而在它们发动攻击之前,有另一只手伸过来,瘦削修长,按在英灵被纯黑的手套裹紧的手背上。


“我不打算反抗。”男人说,他的掌心覆住英灵的手指,笼着它正在浅淡涣散的边缘,“我可以做你的Master。不过,你需要慎重考虑,一旦和我签订契约……”


外间喧哗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话语。“他在这里!”有人自远处发出呼喊,追兵将整座房子包围住,更多的人在涌来。


“别废话了。”英灵拉起男人的手臂,扯开他的袖子,冲着他的腕间血管咬下。一定程度的血肉交融,是缔结额外的契约最快捷有效的方式。英灵撕扯男人的血肉,咽下喉中,那一瞬间他虚浮的躯体重新变得明晰,周身萦绕的浮沫尽去,黑瞳仁中,露出一丝餍足。


“你真是美味的供物。”他舔舔嘴唇,颇为高兴的说。


男人叹了口气,低低吟诵,“汝之身躯为我所有;我之命运交由汝之剑。以圣杯之名,遵从我的意志——”


“我起誓……等等,你叫什么来着?”


契约已经达成,魔力供给的通道霎时开通,男人被咬噬得鲜血横流的手上发出光芒,新的令咒生成了。


他扫过一眼,心道,“原来是Saber。”


而英灵忽然被裹挟进一片温暖的魔力的汪洋中。


他愣了愣,因难以置信现世的人类竟然能够拥有这般器量的魔力源泉,几乎可以比拟他活着的年代那些受人供奉的神的子民,不逊于他所遭遇过的任何一个英灵。


他瞥向男人手背上的令咒。


或许他的确应当在签订契约之前慎重考虑。这位新的Master,绝难轻易摆脱。


男人在他耳边答道,“我是千手柱间。”




有人叩响了门,“大哥?”


“进来吧,扉间。”柱间回应他的兄弟,之后门被推开,白发男子随斜风细雨一起进来,在秋凉的天气里,他在灰色的衬衫外面,披了一件带外翻的绒领的风衣。他反手阖上门,将身后熙攘之声都隔绝在外,冷静的注视着他的兄长,以及站在他兄长双臂间的英灵。


“这个Servant,杀死了我安排的准备代表千手家参加圣杯战争的魔术师。”他沉冷的说,“我必须趁他魔力枯槁的衰弱期将他带回去,施加限制的咒语,让他与候补的Master订立契约。”


柱间沉默了片刻。“我想我妨碍了你……抱歉。”他抬起手来,擦去血迹,清晰的展现出令咒,“他有了新的Master,是我。”


扉间露出一瞬诧异,随后道,“大哥不是一直拒绝参加圣杯战争吗?”


“我的确不打算参战。”柱间解释,“只是他很着急的样子,我没来得及说清楚。”他看向寸许之距的英灵,英灵也正仰着脸看着他。魔力充裕之时,他周身水迹很快就自行蒸干,黑发支楞起来,微有怔忪的表情,显得一双大眼睛尤为明净。


他看起来顶多二十岁。


“我大概会耽误你追求圣杯的旅程。”柱间对他说,不知不觉间,就放柔了声气,“我知道英灵都是心怀愿望,才会放弃死后的安眠,响应圣杯的召唤,一次一次来到战场之上。我无意参战,也许这会让你白忙一场……”


“不。”英灵截断他,挑起乖张的冷笑,“正好。我从不打算将圣杯让给别人,你对它没有兴趣,是你的幸运。之后,你只需乖乖向我供给魔力就好了。”


柱间笑起来,应道,“那好吧。”


“大哥,你需要对这名Servant保持警惕。”扉间忽然插言,“远古的神嗣宇智波一族,因其力量与狂性,有数人成为了英灵。其中一人,因出类拔萃的力量,多次被处心积虑的召唤。在我能查到的史料中,有三次他响应了召唤,留下了来到现世作战的记录,无一例外的,他都杀死了自己的Master。”


英灵无动于衷的斜睨了他一眼。


“昨夜,这样的事在我眼前重演了。”扉间以克制和漠然的语调道,“也随时有可能再次发生。哪怕在以难以驾驭著称的宇智波的英灵中,他也是最难驾驭的那个,有背叛者的恶名。在决定召唤他之时,我们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既然如此,为何要冒险召唤这样的英灵呢?”


“大哥不问世事多年,亦无意代表千手家出战,我本人没有继承千手家的魔术刻印,而我所培养的那些人,作为魔术师的资质和能力都并不完美。然而,无论如何,不能让圣杯在我这一代旁落。”


他顿了一顿,斩钉截铁的说,“我需要最强的英灵。”


千手柱间看着他的弟弟,过一会儿,发出一声温融的叹息。


“我明白了。”他简略的答道。


“他成为大哥的Servant,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扉间转过身,临去时道,“如果这世间真有一位魔术师能让这个英灵的力量发挥到极致,那大概唯有大哥你了。”他终于往英灵身上投注了一道目光,“我相信你也很清楚这一点,不是吗。”


英灵居高临下,不予回答。扉间离开了。柱间向英灵道,“要喝茶吗?”


英灵哼了一声,同意了。他们一起在壁炉边的沙发上坐下,柱间打了个响指,一个杯子从不远处橱柜的抽屉里飘出来,茶壶自动倾倒,在杯中注满热茶。然后他取过它,递到英灵面前。


英灵接过杯子,细长的手指撑着杯底,另一手托着腮。


柱间找了一点话来跟他寒暄,“那个,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英灵有些奇怪,“你已经同我签订了契约,却不知道我的信息?”


“我们私下缔结的契约没有圣杯的辅助,大概信息传达有点不全。”柱间哈哈的笑了两声,“虽然扉间刚刚讲了一大堆你的事,但我其实仍然不知道你是谁……”


“斑。”


英灵懒洋洋的回答。


柱间恍悟。宇智波斑,在神代传说的纪年中,第一个妄想以自身取代神明的反叛者。他被命运之神亲手审判和斩杀,镇入永远不得苏生的黄泉。


“没想到你是真实存在过的人物。”他轻声道。


斑无所谓道,“你不知道的事还有很多。”他啜饮着茶,嘟嚷抱怨,“这个世界如此狭小,勉强只够我一人折腾。”


“我觉得你会喜欢上它。”柱间笑眯眯的说,“叫人开心的事,也还有很多啊。”



*英灵有七个职阶:剑之骑士Saber、枪之骑士Lancer、弓之骑士Archer、骑乘兵Rider、魔术师Caster、暗杀者Assassin和狂战士Berserker七种。简单来说,就是根据英灵的特长划分。


*文中援引的一切咒文都来自Fate系列作品。






评论

热度(75)

  1. 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草草咏而归 转载了此文字
  3. 琉歌咏而归 转载了此文字
  4. 一个大药丸咏而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