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专用马甲

最近才有这个觉悟,转载做预防,好造福后人,我就吃了入圈晚的亏……好多文都没看QAQ

转载好麻烦……

Fate Fancy Naruto 6

琉歌:

再见啦:



8月是美好的一个月,我终于可以把名字改回来了。鸡冻。(感觉原名已被忘光sad。




6、


召唤后的第四日,鸣人和他的英灵仍然陌生。


他在木叶市的楼房和街巷间游走,进行侦察时,从不知英灵去了哪里。到晚饭时分,他在一家和式料理店的食座坐下,感到英灵回来了。


他提起壶再倒一杯茶,抬头时,英灵已在他对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今天闷热,午后有雷声,落了一阵雨,还不等人撑起伞来,又急不可耐的收住了。他们的食座临着料理店的小庭,窗开着,飘进来湿润的微风。


英灵不再是对襟白衣的武装,更换了现代通行的装束。双排扣黑外套,深蓝牛仔裤,帆布鞋。外套衣领敞开一点,衬着他白生生的尖下巴。这样一穿,更像高中生了。


鸣人将茶杯推给他,再把菜单转了个方向,摊在他面前,“想吃什么?”


英灵端起茶来喝。水还是烫的,所以他入唇之前,先吹一吹,再喝掉表层凉了的一小口。这样的小动作都叫鸣人觉得很有趣,笑嘻嘻的盯着看。英灵一边有条有理的饮茶,一边垂眸看菜单,从头到尾认真翻一遍,点了个番茄汤。


“你的要求还真简单啊我说!”鸣人把脑袋凑过去,“我为了请你吃饭,才专门进了这么高级的餐厅,你确定不要点一套刺身大餐吗?鸣人大爷是土豪你不用给我省钱的说。”


“…………”


“算了你不点我自己来点好了。”


“你明明就是自己想吃吧。”


鸣人哈哈一笑,“反正也不矛盾嘛。”


“…………”


“好了就交给我吧。”鸣人拿过菜单,叫来侍者,以土豪的气魄,噼里啪啦的点了一堆精致料理,“等下你要多吃点的说。”


他猜到与现世隔绝已久的英灵,不知哪一种食物美味,才会无从选择。这种状况下,尚且第一个点出的番茄汤,应当是他向来钟爱的口味吧。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他的英灵是个多么执着的人,认定一样东西,就会至死不渝。


那时候英灵只是瞥了他一眼,嘴角浅浅一弯,“白痴。”


料理盘碟渐次送上来,鸣人兴高采烈的吃着,给自己夹的时候,顺手也夹几片,蘸好酱油或沙司,扔到英灵的碟子里。对方吃的速度不如鸣人,才一小会,碟里就堆起一座小丘,忍不住跟鸣人说,“够了,笨蛋。”


鸣人还笑他,“你为什么这么扭捏?”


英灵瞪他,鸣人立即咕噜咕噜喝汤。


他们吃到满足,鸣人往椅背上一靠,舒服的叹了口气,蔚蓝的眼睛半阖,垂下浅金色的睫羽,他四肢修长肌肉亭匀,在通明的玻璃灯下,有一种很率性的漂亮。英灵静静的看他片刻,开口说,“接下来打算与谁战斗?”


“Caster的魔术工房、Lancer落脚的教会秘地,还有Saber住的山间老房子,我今天都找到了。”鸣人回答,留意到英灵一闪而过的讶然之色,一笑,“不要小瞧我的说。”


他掏出手机,将屏幕上那几个地点的监控影像调出来,滑动给英灵看,“我尽量隐蔽的安置了一些监控,不确定到底可以工作多久,总之到目前都运转良好就是了。这三个据点的出入我都知道的说。说到选择接下来的敌人,我就先到Caster的工房里去玩玩好了。”


他竖起一个剪刀手,“老本行啊。”


英灵一瞬沉默,随后反问,“你?”


鸣人不解,“我?我怎么了?”


“真不知道你是狂妄还是愚蠢。”英灵低声道,接着化为光点消失了。


而鸣人知道他并未远离。在他离开料理店,往Caster的魔术工房进发之时,英灵也一直在他身边。


鸣人吹起口哨,没有再跟他交谈。


漩涡鸣人应对圣杯战争的战术在他人看来大概是十分荒诞的,他借助大量的现代技术和机械,却几乎不曾将Servant的力量包含在内。他正视魔术的威力,而并不信赖它们。他的双亲即是因某次魔术的失控死去的。更重要的是,在被自来也找回木叶,继承家族的魔术刻印之前很久,他就已经在孤身流浪的时光里,学会了自己的生存之道。




途中,鸣人收到了一连串警报。


它们瞬间蜂拥而来,让他的整个手机都震得跟个大功率马达一样嗡嗡作响,连擦肩的路人都投来奇怪的目光。鸣人从裤兜里摸出手机,满屏幕不停闪烁的摧毁标记。


起初他以为是自己布置的摄像头被发现并击毁,很快就发现不止如此。通过一些设备在咽气前勉强传回的间断影像,鸣人发现,Caster的整座魔术工房——一座位于城市仓库区的废旧厂房——正在飞速坍塌,就像它遭到了地震或导弹轰炸一样。


他拔腿飞奔起来。


有流风自他身侧一剪而过,而后他被一只凉而柔软的手掌拽住,他偏头望见英灵,英灵乘着一只鹰,它宽广的双翼扑扇时卷起的风刮得鸣人衣发乱飞,眨眼功夫,他的身躯拔地而起,他们跃升到城市的上空。


英灵把鸣人拉到鹰背上,鹰如流星掠过楼宇,鸣人伏在它的翎羽间,顾不上别的,立即开启九喇嘛,戴上耳机,“九喇嘛,现场情况?”


“Caster工房遭遇外来力量打击,”呲牙咧嘴的狐狸脸在屏幕上出现,英灵靠近来看,鸣人想了想,换了副备用的入耳式耳机,将一个耳塞递给他,两人同时听到后面的话,“打击来源不详,范围覆盖整个Caster工房,直径约1公里。时间至今已持续2.5秒。从外观估算,Caster工房毁损率已达到75%以上。”


鸣人皱起眉心,“是Saber,还是Lancer?”


“Lancer主从午前出门至今未归,Saber也是清晨离家后就不见踪迹。难以断定。”九喇嘛重复进行检索,“打击仍在继续,Caster工房本身的防御和反击魔术起效甚微,毁损率逼近90%——顺便提醒你一下,目前接近现场的危险级别是SS。”


“谢了九喇嘛,有新情报再通知我。”鸣人暂时放下手机,整备武装。他身边的英灵也已披上战袍。夜幕已降,英灵优美的面容如银河的星光。他们两人之间,尚连着一根在风中飘摇的耳机线,鸣人倾身过去摘下他耳中的耳塞,因而一时间面容很是接近,高楼折射霓虹,在英灵额上打上稀薄的影子。他神情坦荡,眼眸漆黑洁净,乌发如鸦,唇色略淡,但温润动人。鸣人低低道,“你……”


英灵毫无保留,直视着他。


鸣人一顿,笑了笑,“抱歉,是我有成见。”他提起组装好的枪,“我们一起。”


英灵说,“哼。”


鹰回旋半圈,俯冲而下,扑向下方烟尘蔽目的战场。目的地到达了。实际上,鸣人和他的英灵还是来晚一步,当他们从鹰翼上跃下时,举目能见的只有一片钢铁水泥废墟。建筑物本身已经全部报销,偶有残存的魔术礼装碎片,在废墟下闪动一点光芒。


有个男人站在废墟之中,好像有点百无聊赖,弹指打亮指尖星火,点燃一根烟抽。


英灵轻声道,“斑。”


鸣人耳闻这个名字数次,倒是第一次见到其人本身。在纲手及火影智囊团的一堆堆的风险评估中,已经将这个职阶为Saber的Servant定义为本次圣杯战争最艰险的敌手了。


“传得那么神乎其神,我本来以为是个奥特曼什么的说。”鸣人跟英灵耳语,“这么一看,也挺普通的嘛。”


英灵又好气又好笑,“大白痴。”


男人察觉这边动静,侧脸望来,他唇间斜叼着烟,袅袅烟圈,从阴鸷的眉目边扩散开。他目光游移了一下,落到英灵身上,忽而定住了。


“泉奈?”他问了一声,随即又自己回答了,“不,不是。”


他仍然端详着英灵,若有所思,“宇智波的后人么。”


英灵答道,“是的。”


斑抬脚就往这边走来。鸣人心里顿时警钟大作,按他的职业习惯,一旦被敌人发现并接近,就下意识的想找个掩体灵活作战,但见英灵直挺挺的站定不动,也不好撇下他自己行事,只能硬着头皮陪他站着。


斑好像也没什么战斗的意思。


他在英灵前面一米开外停下,口气就跟异地遇到同乡,聊聊风土旧事一样轻松,“我好久没有见到宇智波的英灵了。你是什么眼睛?”


鸣人插嘴,“喂,不要这么直接的问敌人的宝具啊我说!”


他的英灵轻轻一闭眼,旋而睁开,鲜血般的赤色在眼底一淌而过。


斑笑起来,“和我一样啊。”


鸣人继续插嘴,问自家英灵,“你又是为什么要这么耿直的告诉他啊我说!?……话说刚刚那是啥,我还没看清呢。”


斑扫了鸣人一眼,“这傻小子是你的Master?”他问英灵,浮起恶劣的微笑,“他能让你发挥出几成力量?”


英灵冷漠道,“与你无关。”


斑摸了摸下巴,“不如,我帮你验证一下好了。”


那一刹那斑张开五指,而英灵拔出了佩剑。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就一言不合打了个地动天摇。本就七零八落的工厂废墟直接变成一地渣渣。鸣人找了个掩体蹲着,他的精密仪器帮助他勉强捕捉两名英灵的身影,瞬息千幻,搏击的速度甚至胜过鸣人所熟悉的子弹飞出弹道的疾驰。他没有鲁莽开枪,子弹对Servant而言一般无用,而是设法记录下斑的行动轨迹,以便于后期进行分析与测算。


随后,他看到瑰丽的奇景。


废墟间耸立起两个火焰的巨人,在鸣人的知识范畴里面,差不多就等同于透明的高达什么的。他的英灵驾驭的那一个是紫色的,敌人的那一个是蓝色的,两个庞然巨物轰隆隆冲向对方,鸣人刚在心里喊了声糟糕,它们就以雷霆万钧之势撞在了一起。


顿时地表塌陷,街区炸了。冲击波绵延方圆数公里,沿街整排房屋统统掀飞上天,万幸附近一带都是没有住人的仓库。鸣人也头下脚上打着圈圈飞出老远,好在他是个老练的战士,熟稔应对突发状况,及时甩出滑索勾住近旁房子地基的钢筋,把自己给拽住了,再在半空中蜷缩身体护住头脸,准备咬牙死撑,做足了被狂风中各种杂物砸个鼻青脸肿头破血流的心理准备。


那狂乱的力量却忽然停歇了。


鸣人啪叽落回地面,抬眼四顾,破坏已中止,火焰巨人消失了,虽仍是满地狼藉,但街区总算归于平静。


他的英灵在那一端遥遥望来,以目光寻找他,鸣人挥手回应。而敌方的英灵身前有一名男子的背影,他留着一头秀丽的乌黑长发,轮廓线条流丽挺拔,望之赏心悦目,他微俯身,握住了宇智波斑袖口与手套之间那一截苍白的手腕。


鸣人跑过去,跟自家英灵商量,“下次发大招之前通知我一声行不?”


英灵毫不留情,“你不是很厉害么,自己解决。”


接着,鸣人就听见旁边两人在吵架。准确而言,是斑十分愤怒,单方面各种指责威胁,而另一个男人始终是温和的。


“你竟敢再次用令咒阻拦我!”


“之前我都没有阻拦你呀。”男人解释,“但刚才若继续下去,力量的余波会轰到后面的居民区去的。”


斑断喝,“那关我什么事?”


“是不关你什么事。”男人好言好语的说,“可是,却关我的事。是我带你来到木叶市,总该确保一下你不至于造成市民死伤,对不对?”


斑语调冰冷,“你真的不怕令咒用完我杀了你吗?”


男人笑道,“我相信我可以活下来。”


鸣人知道他是谁了。


他走上前,很爽朗的打个招呼,“千手柱间前辈,晚上好啊。纲手婆婆让我如果碰见你,也帮她带个问候的说。”


柱间转过身,看看他,也很朗爽的回以笑容,“晚上好啊,年轻人。”






评论

热度(397)

  1. 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