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专用马甲

最近才有这个觉悟,转载做预防,好造福后人,我就吃了入圈晚的亏……好多文都没看QAQ

转载好麻烦……

Fate Fancy Naruto 10

琉歌:

再见啦:



乱斗,以及第一份便当……躺。


感谢投喂TvT。




10、


漩涡鸣人挂在一棵大树的梢头。在十尾撞破结界、正面冲向Saber组的过程中,各人就位,他脑海里一直盘旋英灵给他的答案。


“你为什么会被人们忘掉?”


“那是代价。”


他这样说。


黎明的细雨仍在坠落。灰色天霄之下,力量的冲撞投射出长长的光柱,雨丝在其中奔腾跌宕。十尾卷倒沿途山林,狂奔向柱间与斑两人,他们转瞬往两边跃开,鸣人在手机屏幕叩击一下。


Action。


所有与他联络着的盟友都收到这一信号。十尾追向柱间,它狂摆的尾部将柱间和他的英灵隔开了;而咫尺之遥,Lancer自气旋中忽现,拦截了斑。


鸣人转动高倍望远镜,可见两名英灵都已披挂武装。他们的战袍有相似之处,眼睛也是。他们的初次交锋是火焰对决火焰,两波煊赫的流火自交击点陡然爆开,窜上树冠,扑上半面天空,空气骤然燥热。


鸣人调转视野,转向十尾与柱间。怪兽爆发了最大出力的状态,使荒山颠簸大地颤抖。而无数虬曲的树根从地底钻出,缠绕在它身上,有些被它崩断,更多在不断生长。柱间借着这些根须的桥梁躲开无数十尾吐出的黑弹,纵身到它独眼之前。他面颊上出现鲜红纹路,那是魔术刻印。他以自身吸引住十尾注意力,几乎没有花时间咏唱咒文,庞然木之巨掌从另一侧拔地而起,横空盖下,掌心有“座”字纹,轰隆一声,拍在十尾额上。


十尾尖声长啸,吐出的黑弹将周围轰得一片狼藉,但那只是最后的挣扎。它眼帘沉重将阖,鸣人当机立断,拽下对讲机麦克风,“NarutoB点补位。”他一拉腰间滑翔翼开关,嗖地从树冠中弹射出去,Caster的一道神罗天征从后方涌来,陡然提高他数倍速度。他越过十尾纷纷垂落的尾部,扭动操纵杆,倏然沉降,落到千手柱间面前。


金发青年甩开滑翔翼,在四周狂乱的力量中站起来,如洪流中行孤舟。


柱间本打算奔向自己英灵的脚步停下了。


大风吹得衣发翻飞,无需神态或言语,他们对视了一秒钟。


世界第一的魔术师杀手,能否猎杀得了世界第一的魔术师。


这是他们两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九喇嘛现场的数据分析飞快的灌进鸣人的耳朵里,“敌人连续发动与十尾身躯相等范围的大魔术超过6s,‘座’字封印魔术前置时间不到0.5s。其本身机动能力一流,无法估计还有多少技能未显示。优先建议是,防守。”


鸣人突击上前。


九喇嘛大喊,“你!”


周遭地貌尽被十尾轰平,柱间的大范围魔术无孔不入,鸣人瞬间判断出以通常的防守方式周旋反而被动,抢攻之下,或许还多些机会。他像子弹出膛,冲击速度快得空气都在嘶嘶作响,两手都持冲锋手枪,交错射击,一击不成立即转换方向。柱间岿然不动,双掌合拢,任何鸣人攻来的地方都有硬木之壁原地升起,大口径子弹深嵌其上,难以洞穿。地表植物根须蹿生,意图抓住年轻的魔术师杀手,但因他迅捷之姿,数次落空。


一分钟内,鸣人已与柱间交击一个圆周,两梭子弹全部打光。他稍退,飞速装弹,身侧白影一纵而过,直扑柱间面前。


英灵剑已出鞘。


他的打法比之于鸣人更加一往无前,每一道剑击上都带着雷的清啸,斩落在枝干上激起一片余力飞溅,铮铮如霰弹。他的剑劈裂木壁的防御,柱间转而以更灵敏的方式应战。他们在塌陷的林地里腾跃,英灵以无暇的剑光横扫魔术师的植物使魔们,可它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英灵一度将剑锋攻至柱间眼前,然而浑厚的木掌从两边袭来,一把夹住了它。


英灵当即弃剑退后,避过柱间反制,同时三枚装甲弹破空而至,使他无法追击。鸣人补位。英灵召唤出新的剑。


他们的默契似与生俱来。


柱间释放极具杀伤力的魔术或许只需要半秒钟,但鸣人和他的英灵连续交替抢攻,可以链接得天衣无缝,使他连半秒钟都没有。对柱间而言,这是头一次他无法快速逼退敌人脱身;对鸣人而言,这也是头一次,他同英灵协力,都无法对一位魔术师破防。


另一侧战场上站起蓝色火焰巨人,鸣人知晓那是斑的须佐能乎,宇智波一族万花筒写轮眼者所独有的宝具。耳机里传来弥彦的声音,“CasterA点补位。”


鸣人在执行战术时定下Lancer一旦超过两分钟难有进展,就立即让Caster补位支援的策略。他与英灵的职责是拖住柱间,Caster会进行无死角的远程打击做辅助,这一切,都是为了让Lancer用他的空间技能抓住Saber。


然而目前此路不通。


在Caster加入战局之后,斑的须佐能乎形态变化,体量愈加高大,周身光辉铺展,披上了鸦天狗状的盔甲,手持双剑。Caster无数的攻击落在外壳,全然无效,须佐能乎巨人前行一步,远方的山岭都滚下土石。


“鸣人,”鸣人听见卡卡西压抑喘息的声音,“Saber的力量太狂放,压制不了。Lancer的神威无法抓捕。”


鸣人眉头也没皱一下。他与自家英灵对视一眼,英灵微微一点头,两人同时撤下攻击,往另一侧战场急驰。鸣人扯出裤兜里手机,在屏幕上叩下第二个讯息。


Exchange。


柱间追击他们,他们三人本身就去往同一个地方。先由鸣人勉力阻挠他,为英灵断后,直至英灵忽而减速,鸣人陡然变向跳开,英灵飘然停留于柱间面前,在魔术师的攻击将要洞穿他身体的千钧之际,使用了天手力。


柱间面前之人刹那替换为Lancer。他的攻击全部穿过Lancer的身体,就像穿过了一片空虚。Lancer与他错身而过,猛地回身扣住了他的肩膀,“抓住你了。”


他眼睛周围空间扭曲,转瞬将柱间吸了进去。


鸣人来不及喘口气,就对着麦克风大吼,“准备!”


斑的蓝色须佐能乎前方升腾起紫色的冷焰,另一个身覆鸦天狗盔甲的须佐杀神出现了。鸣人那白衣的英灵在须佐能乎的眉心起伏摇曳。借助高倍望远镜,鸣人可以看见他端丽的黑眼睛一只转为猩红,而另一只化为诡异如幽冥的浅紫,他眼眶中滚落血流,须佐能乎手持的双剑上燃烧起黑炎,齐齐拔出,向斑的须佐举了起来。


Lancer重新唤醒了十尾,他的眼睛也在流血,因要抵御千手柱间在神威空间内造成的压力。他驱使十尾张开巨嘴,凝聚黑弹,其大小十倍于鸣人此前见过的任何一枚。Caster跃升至斑的上方高空,手中出现黑色涡旋,一吐息间扩大如阴云,马上就要当头坠落。


鸣人将望远镜移向斑,他全力驾驭须佐,似乎闭了一下眼睛,赤色的双目似乎要发生什么变化,但最终没有。


准备的前置时间可能不到三分之一秒,而鸣人觉得漫长如一个世纪。


他们战术的核心目的,就是将Saber及其Master两者之一拖进神威空间,隔绝二人,随后对另一人发动三名Servant最大出力的集火打击。鸣人的英灵跟他讲过,“以你现在的供魔水平,我可以开启完全体须佐能乎,但只能一击。”Caster跟他讲过弥彦伤势未愈,Lancer也提及过卡卡西魔力有限的问题。


因此,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


“都看好逃生路线了吧?”鸣人轻快的说,“那就……”他叩下手机上最后一个指令。


Fire。


木叶市所背靠的连绵山麓,因这一战,彻底的改变了地貌。原本的数座山峰被削平,中间横亘许多峡谷深渊,摧毁的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值得庆幸的是鸣人在埋伏之前通知了火影撤离居民、准备一些防护手段,以及苍山莽莽,他们还算跑得足够远。市政厅不得不以“一场没有预测到的地震”来向居民们解释那些巨大的震荡与轰鸣。


余波荡尽,宇智波斑从空中摔下来。他还没有死,但肉眼可见重创,衣物破碎,发梢都在滴血。鸣人这方三名Servant都在强弩之末,他本人也差不多被抽干了魔力,与自家英灵一道伏在乱叶和泥土之下,英灵搭着他的肩膀,因须佐能乎的庇护,他们才得以无事。


鸣人喘着粗气,英灵在他耳边,轻声说,“干得好。”


原来他的气息不是冷的,反而这样温软。


鸣人转眸笑道,“奖励我什么的说?”


他们唇齿凑得极近,吐息都在交缠,英灵微微偏开脸,他颊上有浅红,虽然很快消散,但那动人景象,已留在鸣人心间。


他跟英灵耳语,“你喜欢的话,就笑一笑?”


能换得一笑,好像百种厮杀千般凶险都不重要了。


英灵垂眸握住了剑,“全了结再说。”他一纵而出,直袭向斑,要取他首级。然而有人比他更快。


千手柱间挣脱了神威空间。Lancer鲜血满眼,不得已将他释出。柱间疾掠至斑那里,伸出双臂,直接将他接到了怀里。


他叫了一声,“斑?”


英灵半睁开眼睛,咳出一口血,拉住他前襟,低低道,“我开不出轮回眼。”


柱间柔软回答,“抱歉。”


他抬起一只手来,衣袖扬起,可见手臂上也遍布鲜红魔术刻印,他首次咏唱了魔术的真名,“花树界降临。”


林海翻腾。鸣人已经下令,“撤。”他的英灵首当其冲,就算立即回撤,也险些被花木卷入,一枚镁光弹激射而来,在英灵身侧爆炸开,将四野吞没在强烈不可目视的明光中。接着他被鸣人拉住了手。


鸣人拉着他的手,两人在铺天盖地扩散开的莽林中奔跑,尽力屏住呼吸以免吸入致人麻痹的花粉。英灵望着他身前半步青年那一头明亮的头发,鸣人感觉着他握住的那只手微凉的触感。蟒蛇般的树藤从地底下钻出来,鸣人一把将英灵拉到怀里,用自己的脊背挡了一下,他们被拍飞数十米,落地后滚了两圈,鸣人跳起来,抹一把脸上的血,仍然紧紧攥着英灵的手往前跑。这密林似永无尽头。


忽有人以相反方向,从林外冲进来。周身裹挟蓝色蒸汽,形成老虎的样子,就仿佛他驾驭着一头猛虎。接连不断的空气炮轰击在林中,开辟出一条道路,他并不与鸣人他们打招呼,一路狂轰乱炸,姿态十分豪迈,转眼去得远了。


鸣人只隐约辨出那男人顶着一个黝黑的锅盖头。


英灵道,“Rider。”


他们无暇多顾,循Rider辟出的道路,终于在林海再次合拢前逃出它的范围。


已至山脚。


“这个魔术简直大得没边儿了啊我说!”鸣人深呼吸,心有余悸。


英灵回望林中,也叹了口气。


鸣人喘息未定,就开始联络他的盟友。


“卡卡西?”


“啊啦啊啦,鸣人君没事吧?”Lancer组应该安然逃脱,所以修士的声音也再度懒散起来,“我们这边,除了Lancer的心情之外,别的都还过得去。”


“我们连心情也很好的说!”鸣人哈哈大笑,“毕竟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接着他转接另一位,“弥彦?”


片刻嘈杂之后,弥彦的回应传来了,“鸣人,我们没……”他的话音突兀中断,鸣人在耳机中听到一声砰然锐响,接着有什么东西沉闷倒地,再然后,就是女子仓惶惊呼,“弥彦!”






评论

热度(44)

  1. 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琉歌咏而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