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专用马甲

最近才有这个觉悟,转载做预防,好造福后人,我就吃了入圈晚的亏……好多文都没看QAQ

转载好麻烦……

Fate Fancy Naruto 11-12

琉歌:

再见啦:



前一发柱斑后一发鸣佐。有补♂魔然而没有本垒TvT。


感谢投喂。




11、


斑在柔和的黄昏里醒来。他躺在柱间的怀里,额头上覆着他一只手。他们回到了旧宅的木廊中,夕阳在纸门上留下竹柏的影子。


柱间掌心有些凉意,也很淡,皮肤隐约感知。真要细察,就散了。


斑微微喘了口气。


柱间低下头来,“感觉怎样,好些了吗?”


斑动了动唇,他身躯沉重,体内刺痛,不大想说话,只道,“还好。”


柱间感到自己掌沿被他额边的细汗染湿。他的另一只手按在斑的胸口,一直维持着治疗的魔术,可效果有限。日头暖融融的,英灵苍白的皮肤被镀上蜜色,却仍然冷冽,没有温度。他的嘴唇干枯起皮,头发也没有精神的软下来,有一些被汗水粘在颈弯。


“很累吧。”柱间轻抚他鬓边,再滑到后颈,把各处汗珠擦拭干净。随后他转过手掌,一道魔术刀刃凭空出现,要割开手腕动脉,“马上就给你。”


“住手。”斑阻止了他,“你找死吗?”


柱间道,“我没事的。”


“你的手都冷了。”英灵说。


柱间一怔。斑稍微转开了脑袋,但抬起一只手,停在柱间的腕上,将魔术刀刃拨开了。他要将手收回去时,柱间留住了它。


他懂得斑的意思。到木叶市参战以来,英灵对魔力的需要与日俱增。柱间连续多日处于大量失血的情况里,即使他体魄远胜常人,也几乎到了极限。眼下危机四伏,勉强是不谨慎的。他们的命运休戚相关。


柱间扣紧斑的手指。


“可是,”他喃喃自语,“我能做什么?”


时隔多年,他胸膛里再一次被仅存在于儿时的惘然填满。他现在掌握渊博的力量,但也曾有每天守着的一株植物要凋零都无能为力的时候。他俯下面容,绵软的长发垂到斑的脸上,低低叫了一声英灵的名字。


“Madara。”


斑回眸凝视他。良久,勾了勾唇角。


补魔


http://ww1.sinaimg.cn/mw690/6fd9362dgw1f9g5usy6shj20v96loe81.jpg


柱间整理好下装,与他并肩坐着。两人没有交谈。柱间能够看见些许英灵的脸了,斑的目光放空,神情安定没有异常,他眺望之处,晚霞正在鎏金的天边川流。那些彤红或灿金的投影落在他们宅子里上了年头的横条木地板上面,泼出一幅争彩斗艳的画,随后在一眨眼间全部黯淡无踪。


夜来临了。


柱间的思绪也平和下来。


“之前参与圣杯战争时,为什么会失败呢?”他问,英灵可以为了赢做到怎样的地步,他已有亲身体会。


“可能是因为战术不好。”斑说,他撇了撇嘴,“我不喜欢那些Master。比起敌人,他们可能更恐惧我,弄出一堆乱七八糟的禁制。我厌恶懦夫,就杀掉他们。参战时我都自己来,靠夺取其他魔术师的魔力持续,经常不足。”


他笑起来,“所以有时候很快就回老家了。”


柱间回想起初见的场景,正因为斑这种一意孤行的做派,他们才会相遇。他转换朝向,倾身接近英灵,动作不算迅速,很直接,未加掩饰他要侵入到亲密范围的意图。


斑略微后仰,手掌撑在身后,睁大眼睛望着他。


“我很高兴。”柱间说,实则他并无笑意,一双深潭般的黑眼睛,现出要将人吸入的强烈引力,还没有他执着之物能从他的牢笼里逃离。“我是特殊的,对吗?”


那一瞬间斑有不易察觉的屏息。他眼底滑过浪荡水光,睫毛轻轻一颤,而后舒口气,垂下眼眸。在漫长的征战生涯中终于有一刻卸下铠甲,缴械投降,“是的。”




12、


鸣人再次走上火影古堡的天台,看见他的英灵坐在锥形尖顶的屋瓦上。雨水在午后已收住,但瓦片还潮湿,泛着淡青色。英灵穿着寻常的白衬衫,风声凛冽,吹着他。


鸣人跳上屋顶,走到他身边坐下。


“弥彦抢救无效身亡。”他说。


英灵转眸扫过他,鸣人的巩膜上布着血丝,天蓝瞳仁收缩,表情维持着平静。


“南说是Berserker下的手。当时Caster正在回收魔术礼装,Berserker从树丛后出现,突然袭击。他们处于自花树界逃离的松懈期,防备不及。”


他的声音沉下去,“我应该承担责任。”


“你不要忘记了。”英灵冷静的说,“他们与我们本来就是敌人。”


“没错。”鸣人回答,“可是他们和我有约定,至少在那一场战斗中有。”


英灵有些漠然,“很多约定都可以作废,无需付出任何代价。”


鸣人没有反驳他,只说,“我没有背约过,还不想就这么开头。”


他顿一顿,接着道,“我今晚会与Caster一起去伏击Berserker,为弥彦复仇。纲手婆婆的情报系统找到了一些线索。Caster不打算寻找新的Master了,这是他最后一战。”


英灵立刻反对,“不行,以我们现在的状态,贸然去挑战情报不明的Berserker组风险太大,也很有可能被别的敌人钻空子。”


“所以不是我们。”鸣人道,“是我。”


英灵猛地回过头来,鸣人从他眼睛里看到了清清楚楚的愤怒。那双总是覆盖着冰层的黑眼睛里一旦燃烧起火焰,炽烈的锋芒几乎可以把相视的对方烫伤。他起身,揪住鸣人的领口,陡然将他拖到面前,铿然一声拔剑出鞘,直接横在鸣人颈上。


“我忍你很久了。”他吐出冰冷的言语,“那么喜欢死的滋味,我现在就让你尝够。”


鸣人盯着他。


置身于致命的危机之下,他的所有感官都直觉性的调动到最敏锐。他感到利器的锋芒切割入脖子的皮肤,鲜血涌出的温度和杀气穿刺的森冷相互浸透。他更能够看到英灵灿若夜星的双眸,嗅到英灵身上风中露水的气息。他不肯退却,反而前进一步,剑边深入,热血淅淅沥沥的洒到两人脚边。


“我要是在你面前背约,下次你不肯信我了,怎么办?”他一口气说,蓝眸里全是莽撞的电流,“我很怕这个,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我跟你讲的话,你不当真没关系,我全都记得,我想要每一个字都做到。”


英灵咬住了牙关。他一言不发,薄唇抿成一条棱角分明的线,沉甸甸的瞳仁一眨不眨。鸣人迎着他的目光,继续接近他。他比英灵要高些,这样做的时候,其实要略低下头。他的唇碰到英灵的唇瓣,轻轻擦了一擦。


电光石火,他完成了这个隔着剑锋的吻。


英灵忽而闭上眼睛,他撤下剑,推开了鸣人,用手掌捂住了面颊。他的肩头因气息不匀有断续的耸动,但鸣人还来不及问什么,他很快恢复了常态。


“我跟你一起去。”他说,“不要废话。”


鸣人干脆的闭了嘴,转而指了指自己颈间的伤口,“你要吗?我觉得浪费不好的说。”


英灵直接拒绝,“你都被榨干了,现在血液里能有多少魔力?”


“欸?这样吗?”


“笨蛋。”


火影古堡落座于灵脉汇集之地,又有历代的火影们布置和优化法阵,使天台成为魔力最充沛的场所。故而英灵会来到这里小憩。


“我们睡一会儿吧,睡到晚上。”鸣人建议,“这个屋顶上挺舒服的说。”


英灵想了想,同意了。


鸣人就下楼拿毯子和枕头,也包扎伤口。稍后他返回来,将毛毯在瓦上铺开,两个枕头并排摆在一起,自己仰面往上一躺,大喇喇摊开四肢,摆成一个太字。英灵皱皱眉,把枕头拉开一点,也侧身躺下了。


鸣人从后面贴过来,英灵的脊背感到他胸膛的热度。


“我说。”他笑嘻嘻道,“要看鸣人大爷的三角肌吗?或者人鱼线?”


“闭嘴。”


“不看?好可惜的说。要不给你摸摸?”


“你自己去摸。”


“那好寂寞的。”他说,然后一把熊抱过来。英灵身量比他小一圈,整个人都被兜在他怀里,很不适应的挣扎。


“放手!”


“不放,不放不放就是不放。”


英灵哗啦一下转过身,他的本意可能是揍一拳耍无赖的鸣人,然而在极近处四目相对,忽然像忘记了动作。唇的距离只有一毫米,呼吸都小心翼翼起来。


鸣人搂紧他的腰肢,他还是纤细而挺拔的少年。柔软的额发散在眉间,他衬衫领口的第一颗扣子在打闹中扯开了,露出泉水般的皮肤,还有一点秀气的锁骨的形状。


鸣人舔一下发干的嘴唇。


他这点蠢动自然逃不过英灵的眼睛,他歪歪头,疑惑,“你在想什么?”


鸣人总不能回答想操你。他以前就察觉他的英灵在这方面几乎没有什么意识,偶尔也感慨自己真是任重道远。他哈哈哈几声,“我这个Master好像很不称职的说?让你只能靠在灵地睡觉补魔。”


“我第一次来到现世参战,不知道别的Master是什么样子,难以判断你是否称职。”英灵斜他一眼,“我只知道你就是个吊车尾。”


鸣人脸皮很厚,轻易miss这种攻击,好奇的眨眼睛,“第一次?”


英灵无奈,应道,“嗯。我也很意外有人会召唤我。”


他是被世间长久遗忘的游魂,本应该就这样一直被遗忘下去的。他的王国里长满荒草,宝座上堆满尘埃,时光停滞不流。他都习惯了,却不意被鸣人误入的跫音惊动。


“我拿纲手婆婆给我的恶魔之眼召唤的,没想到召唤出了你,大家都很意外。”鸣人沾沾自喜,“我果然意外性NO.1的说!”


他大笑,咧出两排牙齿,“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英灵嘴角隐约一翘,阖上双目。鸣人偏不肯放手,他躺在青年暖烘烘的臂弯里,不习惯,但好像也不算糟糕。


鸣人的呼吸吹在他头顶,一起一伏,很悠然的景况。


他数着鸣人的心跳声,渐渐就睡着了。


英灵在黄昏后升起的月光里醒来时,他的Master离去已久,身边温度都淡退。他坐起来,四野之风无拘无束,漩涡鸣人早已掠过它们,消失在城市的某一个方向了。


他想起鸣人的确未曾对他一起去的事做出回答。


英灵望向天空。这一夜的月大而明亮,照映下方人间灯火,忙忙碌碌闪烁。但这两样光辉,好像都及不上鸣人那双眼睛,就似月色与星灯都会在太阳面前退避。


他闯入英灵领土的方式毫无章法,胆大妄为的冒险令人恼怒。但他的确留下了鲜明的印记。几乎让英灵有一种错觉,仿佛过了千年时光,他又重新被人挂念了一样。






评论

热度(53)

  1. 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琉歌咏而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