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专用马甲

【鸣佐】后见之明 06

琉歌:

gatopino:



警告与说明:




1、 本文涉及生子情节(Mpreg),请务必注意避雷




2、 本文对宇智波一族的设定与原作存在较大出入。




3、 本文设定木叶实行十二年制的忍者学校教育,第七班前往波之国执行任务时均已满十八岁




4、 一切与原作相左的设定(包括但不限于以上三点)均是剧情需要的衍生设定。




5、 NARUTO及其人物不属于我。








06




第二场考试结束的数日之后,鸣人在卡卡西的陪同下前往川之国。考虑到鸣人在中忍考试中经历的战斗可能会刺激九尾查克拉的爆发,木叶在向砂隐村发出第三场考试的观战邀请的同时请求砂隐的宇智波芽为木叶的尾兽施一次幻术。各隐村人柱力的身份本应属于保密事项的范围内,但宇智波芽曾经是木叶隐村尾兽压制的负责人,鸣人的身份对砂隐村而言恐怕早已不是秘密。不管是让木叶的人柱力进入风之国国境还是让砂隐的宇智波族人进入火之国国境,对于双方而言都存在种种顾忌,所以会面的地点定在了位于两国之间的川之国。




与芽同行的是一队五人的护卫,两人在室外把守,三人留在室内。鸣人原本还觉得砂隐方面过于小题大做,毕竟宇智波的族人决不可能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可是他很快就意识到这些护卫真正的职责恐怕并非在于保护而是在于监视。大概因为具备着足以压制尾兽的瞳术,芽是鸣人小时候为数不多的从未因他是九尾人柱力而欺负冷待过他的人之一,在她当初接到命令返回砂隐村之后鸣人还伤心地哭了好几天。见面之前,鸣人原本想好了一肚子的话想要跟芽说,可是见她顾及着室内的护卫时不时欲言又止的神情,到了嘴边的话语不禁又咽了下去。直到幻术施完之后,芽才突然开口问道:“鸣人,你这些年来过得还好吗?”




鸣人鼻子一酸。他很想说他一直都很孤独,身边的大多数人都因为他是人柱力而不愿意搭理他,可是加入七班之后他也终于有了能够并肩作战的同伴。明明有那么多想说的话,最终说出口的却只有一句“我很好”。




“是吗?那就好。”




芽微笑着点了点头。




“你和佐助相处得还好吗?”




“佐助他……”




鸣人的脸颊发烫起来。




“那个家伙又自大又烦人,我总是让着他。”




芽被逗笑了,一只手掩着嘴小声地笑起来。




“佐助留在木叶的时间也不多了,你们要好好相处啊。”




“什么?”




鸣人瞪大眼睛。




“为什么这样说?难道佐助也要回砂隐村吗?”




芽轻声叹气。




“我回砂隐村成家也超过十年了,可是至今都没有过孩子。如果这样的情况再持续几年,风影大人一定会把佐助召回砂隐来结婚生子,毕竟现在各隐村幸存的宇智波后人当中只有佐助的年纪还有希望延续一族的血脉了。”




“芽大人。”




站在芽身后的一名护卫突然开口道。




“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轻易向外人谈起为好。”




“有谁给你权力决定我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了吗?”




芽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冰冷起来。看见鸣人惊讶的神色,她安抚似地笑了笑。




“对了,佐助的身体怎么样了?我听说他是因为受了重伤所以没法替你施加幻术?”




鸣人故作轻松地一笑。




“那个家伙差劲得要命,只是参加个中忍考试就被打得要住院。虽然他好歹还是赢了,而且其他考生也有不少住了院……这些天我去了好几次医院,护士都说佐助被禁止探病,所以我也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说到这里,鸣人转过头去埋怨似地看了身后的卡卡西一眼,后者只是扭头看向一边假装没看到。




分别之际,芽给了鸣人一个大大的拥抱,在松开的时候以不为人所察觉的动作往鸣人手心里塞了一张纸条。鸣人一直把纸条紧紧攥在手心里,直到回了木叶才敢打开来看。上面只写了一句话:“小心我爱罗。”




得知鸣人这两天请假没有修行是为了接受幻术之后,好色仙人一连骂了他好几句“笨蛋”。鸣人只觉得莫名其妙,但是为了重要的修行也就没有跟对方计较。还好对方的坏脾气也没有持续太久,说着要进行赌上性命的修行,实际上却带着鸣人去泡温泉、吃拉面,虽然最终还是鸣人自己掏的腰包。在鸣人吵着要他报销拉面店的账单时,好色仙人又转移话题般问鸣人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鸣人支支吾吾地不知应该如何回答,一会儿说有一会儿又说没有。好色仙人火大起来,大声吼着问他到底有没有。




“……有。”




“很好。那么你现在立即就去向心上人表白心意吧。”




好色仙人一本正经地命令道。




“这可是修行的一部分!”




一边在心中反复地告诉自己这都是为了修行,鸣人来到了木叶医院。住院部的护士一看到他,还没等他开口就告诉他说今天还是不能探望佐助。鸣人有些失望,同时又有些隐隐的庆幸。事实上,即便真的能够见到佐助,他也不确定自己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人心总是贪得无厌。刚刚从波之国回来的时候,佐助对他各种躲避抗拒,那个时候的他还想着只要佐助没有讨厌他就心满意足了。然而,一旦确认了佐助真的没有讨厌他,他又不禁得寸进尺地想要更多。佐助曾经就波之国的事情向他道歉,这表明了佐助并没有进一步发展两人关系的打算。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就算表白了心意又能得到什么结果呢?




犹豫不决之际,突然看见卡卡西老师从楼梯口处走过来。鸣人向他问起佐助的情况,卡卡西只是让他不必担心。




“卡卡西老师是刚刚从佐助的病房出来吗?为什么卡卡西老师可以去看望佐助而我就不行?”




卡卡西没有正面回答,反问他为什么跑到医院来而没有去修行。鸣人总不能告诉他自己是为了修行所以要向佐助表白,只好随便敷衍了几句。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卡卡西却叫住了他。




“鸣人,你记不记得我们在十三周……不,是大概十四周之前,正在执行什么任务?”




“十四周之前?”




鸣人低下头想了想。




“好像是在波之国吧?”




“对,是波之国。”




卡卡西的眼睛里也露出回忆的神色。




“那个时候,我记得你一直跟佐助在一起?”




“差不多吧。我们在森林里一起练习爬树来着。”




“只有你们两个?”




“是啊。你忘了吗?小樱很快就掌握了诀窍,所以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你们晚上睡觉好像也是同一个房间吧?”




听到这里,鸣人不由得感觉有些不对劲。卡卡西老师这样问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佐助对他提起过什么?




“我也就是随便问问,你别介意。”




或许是见鸣人一直没有回答,卡卡西轻描淡写地揭过了这个话题。




“鸣人,你喜欢小孩吗?”




“小孩?”




鸣人只觉得一头雾水。




“为什么突然这样问,卡卡西老师?”




“没什么。宇智波芽不是跟你说过吗,佐助过几年可能就要回砂隐村去结婚生子了。你和他的年纪差不多,就没有考虑过类似的问题吗?”




这个问题,鸣人确实没有考虑过。他总觉得自己还小,建立家庭之类的事情还离他很远。但是,仔细想想的话他也已经满了十八岁,很快就会到不得不考虑这些问题的年纪。至于佐助,他的情况恐怕只会比自己更加复杂。




“卡卡西老师,佐助真的会被送回砂隐村去吗?”




卡卡西抬头看了看天花板。




“谁知道。或许宇智波芽这几年内可以为宇智波一族诞下后代,这样佐助就有可能继续留在木叶了。”




言下之意,如果芽还是不能生育,佐助想必就不能留在木叶了。这个念头让鸣人先是感觉恐慌,但他很快又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性。佐助会不会早就知道他有可能无法继续留在木叶?会不会正是因为知道总有一天不得不分开,所以才故意跟自己保持距离?




鸣人知道自己的想法大概是乐观得过分了。如果怀有过高的期望的话,失望之时只会加倍地痛苦。佐助肩负着延续一族血脉的责任,自己则以当上火影为志向。无论佐助最终会留在木叶还是砂隐村,他跟佐助都是不可能在一起的,这个道理他并不是不明白。尽管如此,他终究还是有一种连自己都搞不懂是从哪来的自信,让他觉得佐助多半是喜欢自己的。




 




Tbc.


评论

热度(57)

  1. 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琉歌gatopin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