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专用马甲

【鸣佐】后见之明 07

琉歌:

gatopino:



警告与说明:




1、 本文涉及生子情节(Mpreg),请务必注意避雷




2、 本文对宇智波一族的设定与原作存在较大出入。




3、 本文设定木叶实行十二年制的忍者学校教育,第七班前往波之国执行任务时均已满十八岁




4、 一切与原作相左的设定(包括但不限于以上三点)均是剧情需要的衍生设定。




5、 NARUTO及其人物不属于我。








07




鸣人从医院房间的窗户跳进来的时候夜已经深了,佐助正躺在床上看书。鸣人身上的运动服又脏又乱,脸上也沾了不少灰尘和血迹。明明是一副如此难看的样子,当他出现在眼前的那一刻,佐助的心跳还是莫名其妙地加速了起来。




“因为护士总是不许我见你,所以只好从窗户进来了。害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你住的病房。”




鸣人用毫无歉意的声音解释道,径自走到佐助床边的椅子上坐下。




“你看起来精神不是很不错吗?受伤的考生之中只有你一直被禁止探视,我还以为你真的伤得多严重呢。”




“找我什么事?”




佐助用冷淡的声音问道。




“我最近在练习通灵之术,需要调用九尾的查克拉。宇智波芽前几天刚刚给我施了一次幻术,我现在除了跳悬崖之外根本没法使出九尾的查克拉,好色仙人就让我来找你帮忙解开幻术。”




“今晚不行。明天早上再说。”




“那就拜托你了!”




鸣人感激地朝他微笑,可是佐助却突然感觉烦躁起来。之所以不能在今晚施术是因为今天的修行已经消耗了他大量的查克拉。他目前尚未完全适应卡卡西所制订的训练计划的强度,今天下午的进度也有一部分没能完成。如果明天一早又为了替鸣人解开幻术而消耗一部分查克拉,落下的进度不知要什么时候才能赶上。未经允许就擅自解开尾兽的幻术,一旦被发现了不知又会惹出什么麻烦。刚才没有细想就给出了肯定的答复,现在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说出反悔的话了。




只要遇上这个笨蛋就总没有好事发生。在波之国与白对战的时候也一样。在杀死宇智波鼬为一族复仇之前,他是绝对不能允许自己死的,然而他却差点为了救这个笨蛋而送命。还有那天晚上的事情。如果他没有跟这个笨蛋发生不应该发生的关系,现在也就用不着这么烦恼了。越想越火大,最初看见对方出现时微妙的雀跃心情也被冲淡了大半。故意低下头装作在看书的样子,希望对方可以识趣尽快离开,可是这个不懂得察言观色的笨蛋偏偏东拉西扯地自说自话了起来。从最近修行的心得到与宇智波芽见面时的经过,都是些佐助完全没有兴趣知道的事情,听得他只想打瞌睡。




“然后芽就告诉我佐助可能过几年就要回砂隐村。我实在是搞不懂。如果只是为了结婚生子的话,留在木叶结婚生子不也是一样的吗?木叶的女孩子绝对比砂隐村的女孩子可爱不知多少倍!”




“我不会回砂隐村。”




“真的吗?”




鸣人的表情变得明亮起来。




“你有办法可以继续留在木叶?”




“我也不会留在木叶。”




鸣人疑惑地歪了歪头。




“这是什么意思?”




佐助忍住了想要翻白眼的冲动。




“要说多少次你才记得?我会去找鼬复仇,吊车尾。”




“对哦……”




鸣人低下头来挠了挠头发。




“我听说你哥……宇智波鼬是个很强大的叛忍?”




佐助沉默片刻。




“我会变得比他更强大。”




“但还是很危险吧?”




鸣人小心翼翼地看了佐助一眼。




“芽说过你是延续宇智波一族的唯一希望。要是连你也出了事的话,宇智波的血继限界不就从此消失了吗?”




佐助默然不语。鸣人所说的正是他的为难之处。他对复仇一事向来抱着玉石俱焚的觉悟,但是一族血脉的断绝也并非他所希望看到的。如果医生的诊断真的没有出错,数月之后就会有一个拥有宇智波血统的新生命来到这世上,他对于一族存续的后顾之忧也会由此得到解决。然而,佐助熟知木叶隐村里孤儿的生存状态,对于砂隐村内宇智波族人的境况更是不可能忘记。他的时间必须用于变强和复仇,根本不存在照顾这个孩子的余地。除此之外,大蛇丸对他下的咒印虽然已经被卡卡西暂时封印起来,但这会不会对他身体里的另一个生命造成影响还是未知之数。明知不可能给他带来幸福却还是为了延续一族的血脉而让他出生,这种做法未免太过不负责任。




“你能不能不要复仇了,佐助?”




鸣人认真地注视着他的双眼。




“已经发生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即便你真的复仇成功,又能得到什么结果呢?”




佐助简直不敢相信对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别再说了。”




一种仿佛遭到背叛的疼痛袭击着他的胸口。他的声音因为愤怒而颤抖。




“你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人,既没有父母也没有兄弟,不要装作很了解的样子来教训我。”




鸣人的脸上一下子褪去了血色。




“说得也是。”




他一脸受伤的表情低下头。




“我不打扰你休息,先回去了。”




他站起身来,步履沉重地朝着窗边走去。佐助想要叫他从门口出去,但是忍住了没有开口。把窗户打开之后,鸣人又突然转过身来。




“差点忘了。芽让我告诉你要小心我爱罗。”




“因为他是人柱力。”佐助低声说道。




“原来是这样。不过人柱力再厉害也不是写轮眼的对手吧。”




鸣人干巴巴地笑了两声。




“看来我又做了多余的事情。”




佐助想告诉他这并不是多余的事情。写轮眼能否成功压制尾兽与人柱力本身的实力有关,在人柱力并非自愿配合接受幻术的时候难度更是会成倍提升。我爱罗逗留在木叶的期间都没有接受过幻术,他体内的尾兽在战斗中失去控制的可能性非常高。芽明知道写轮眼有能力压制尾兽的查克拉却还是通过鸣人传递了这个信息,这更是说明了我爱罗很可能具备着不容小觑的实力。可是鸣人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从窗户离开了。佐助泄愤似地将手上的书本用力砸到了床头柜上。




次日早上,卡卡西比约定的时间迟到了很久才来到医院,可是鸣人始终没有出现。佐助在修行期间一直心不在焉。卡卡西以为他身体不适,于是又和前一天一样在训练进度尚未完成的情况下给他放了行。佐助知道如果他说清楚自己没事的话,卡卡西一定会将修行继续到进度完成为止。千鸟是被称为“复制忍者”的卡卡西唯一的原创忍术,他对这个招式有多么自豪和珍视也可想而知。难得遇到一个像佐助这样与他类型相似的学生可以传授千鸟,卡卡西对这次修行的重视决不会亚于佐助本人。可是佐助并没有解开这个误会。




傍晚时分,林间的光线已经变得十分昏暗。尽管如此,朝着悬崖的方向走去,远远就能看见一堆身穿橙黄色运动服的影分身在互相搏斗。佐助心中有片刻的犹豫,但还是强作镇定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影分身看到他之后停下了动作,接着所有影分身都陆续地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鸣人?”




一个坐在树下乘凉的白色头发的男人问道。这个人大概就是鸣人口中的好色仙人了,佐助心想。




鸣人消去了所有影分身朝佐助这边跑来。他跑得满头是汗气喘不已,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凝视着佐助。佐助不明白这个平日里比谁都聒噪的笨蛋为什么现在又一句话都不肯说了。他希望鸣人能开口问他来这里有什么事,然后他就可以告诉鸣人说他很抱歉,他昨天晚上不应该说出那样的话。但鸣人从来就不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家伙。两人站在原地对视良久,鸣人就是不肯说出半句能让佐助下台阶的话。




佐助突然感觉有些困惑。他为什么要到这里来给鸣人道歉呢?鸣人有没有因为他所说的话而生气或者难过跟他又有什么关系?他不仅不该道歉,反倒应该希望鸣人可以从此讨厌他、疏远他,因为多余的杂念只会让他变得软弱。明明就清楚地知道这一点,视线却无法从对方的脸上移开。无意识地上前一步,佐助单手握住鸣人的脸颊把他拉近,然后用力地吻了上去。




嘴唇相接的瞬间,鸣人的一只手迅速环住了佐助的后背,另一只手按在他的脑后将他压向自己。虽然是主动开始的一方,佐助却迟迟不肯将嘴巴张开。鸣人催促似地舔舐啃咬着他的嘴唇。佐助稍微分开嘴唇,鸣人立即将舌头了探进来,然后被他顺从地含住。试探地吮吸一下之后,鸣人的喉咙深处发出了像被挠到肚皮的猫咪一样惬意的咕哝声。




两人一直亲吻到了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才推开对方。鸣人转过头去瞥了一眼好色仙人刚才所处的位置,那棵树下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不见了人影。鸣人搭在佐助脑后的手向下移动,紧紧抓住了佐助的肩膀。




“你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鸣人脸上的神色非常认真,几乎显得有些严厉。他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即便在日落时分的昏暗光线下也依然清澈而明亮。




“别以为只要再道一次歉就能了事。你对我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是不是喜欢我?”




佐助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回答。无论是对于自己方才所做之事的动机,还是对于心中这份炽热的感情的实质,他都没有半点头绪。




“我不会放弃复仇。”




实在想不出问题的答案,佐助只好这样说道。鸣人听了之后微笑起来。




“你喜欢我。”




他用无比确定的语气如此宣布道。




佐助不知道鸣人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他下意识地想要否认,但是被对方扰乱的思绪让他无法组织言语。还没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鸣人的脸再一次向他靠近,他也不知怎么的居然没能及时地躲开。




 




Tbc.


评论

热度(76)

  1. 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琉歌gatopin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