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专用马甲

最近才有这个觉悟,转载做预防,好造福后人,我就吃了入圈晚的亏……好多文都没看QAQ

转载好麻烦……

【鸣佐】后见之明 10

琉歌:

gatopino:



警告与说明:




1、 本文涉及生子情节(Mpreg),请务必注意避雷




2、 本文对宇智波一族的设定与原作存在较大出入。




3、 本文设定木叶实行十二年制的忍者学校教育,第七班前往波之国执行任务时均已满十八岁




4、 一切与原作相左的设定(包括但不限于以上三点)均是剧情需要的衍生设定。




5、 NARUTO及其人物不属于我。








10




伊鲁卡老师久违地提出要请鸣人吃饭。本来以为还是像往常一样光顾一乐拉面店,可是伊鲁卡老师说有些事情不方便在外面谈,所以决定在鸣人家亲自下厨。鸣人从来不在家里做饭,伊鲁卡开始准备材料的时候才发现厨房里不是缺这个就是缺那个,于是最终还是放弃了做饭,出门到附近的店里随便打包了两个便当。再次回到鸣人的家开始用餐的时候,天色已经变得很晚了。




“到底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谈呢,伊鲁卡老师?”




在鸣人这样提问之后,伊鲁卡不好意思似地抓了抓鼻子。




“其实是卡卡西老师托我找你谈话。他说想让我劝你改变主意。”




鸣人心中一惊。




“伊鲁卡老师已经什么都知道了吗?”




“我什么都不知道。卡卡西老师说了,是否要把事情告诉我由你自己决定。”




伊鲁卡为难地笑了笑。




“什么都不知道却要劝你改变想法,这可不容易办到啊。”




鸣人沉默着考虑了几分钟。




“对不起,伊鲁卡老师。我不能告诉你。”




他低着头说道。




“我知道我可以完全相信你,但这事不只关系到我一个人。我不知道另一个人会不会愿意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所以……对不起。”




“用不着道歉,我明白了。”




伊鲁卡老师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




“不过,这样看来我是帮不上什么忙了。”




“其实我本来就已经改变了主意,你可以告诉卡卡西老师让他放心。可是……”




鸣人苦笑。




“可是我刚才也说过了,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已经决定要把这件事情继续做下去,可是另一个人好像并没有这个打算。”




伊鲁卡沉吟着放下了筷子。




“这是一件很难办到的事情吗?”




鸣人只想叹气。




“是的,非常难。我都差点想要放弃了。”




“那你为什么又会改变主意呢?”




事实上,连鸣人自己都说不清楚到底为什么。他并没有突然自信心膨胀,以为现在的自己真的有足够的能力担起守护一个新生命的职责。尽管如此,事到如今再要让他放弃他和佐助的女儿,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做到的。




“试着让对方也体会到跟你一样的心情怎么样?”




大概是见鸣人一直不说话,伊鲁卡继续提议道。




“如果理解了你的想法,对方说不定也会跟你一样改变主意吧?”




鸣人对此不置可否。佐助跟女儿在一起的时间比他要多得多,要是能够体会到这份心情的话大概早就体会到了吧?佐助的头脑那么好,自己又不擅长说教。要是拿着这种连自己都说不清是什么的心情去试图说服他,多半只会落得被嘲笑的下场。




即便如此鸣人还是到医院去见了佐助,将一张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有些皱皱巴巴的纸交给了对方。佐助看见纸上的内容之后眼中露出了鄙视的神色,但是起码没有像鸣人所担心的那样将纸揉成一团直接扔进垃圾桶。




“这些是我给女儿想的名字。”




鸣人观察着佐助的神色开口解释道。




“我可是想了整整一个晚上。一共想出了三十多个名字,挑了好久才最终挑中了这五个。”




“漩涡真希子,漩涡真希奈,漩涡涡子,漩涡涡奈,漩涡涡海。”




佐助用毫无起伏的声音这样说道,然后闭上眼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你是认真的吗?”




“我当然是认真的!这些名字有什么不好?”




鸣人不服气地反驳道。




“你不要把漩涡加在前面。女儿应该要姓宇智波吧?你看,宇智波真希子,宇智波真希奈……这样听起来不就好多了?”




“她作为宇智波后人的身份必须彻底保密,所以根本不可能姓宇智波。你没有听卡卡西说过吗?”




“对哦……”




鸣人这才想起了这一回事。




“不过她也不一定要姓漩涡。”




佐助垂下了视线。




“要是你不愿意的话……”




“我怎么可能不愿意!”




鸣人连忙打断他。




“那就姓漩涡,姓漩涡挺好的!”




“你没有必要勉强自己。”




佐助一脸平静地说道。




“我听到你那天说的话了。你其实并不想要这个孩子吧?”




回想起自己好像确实说过类似的话,鸣人不禁一时语塞。




“这种事情的发生谁都不可能预料,你不需要感到有什么责任或者压力。”




佐助像是在开导他一样耐心地说道。




“我会自行妥善处理……”




“什么处理?”




鸣人站起身一把抓住了佐助的手腕。




“你准备杀死我们的女儿吗?”




他咬牙切齿地问道。他知道佐助一直都有这个想法,甚至还不止一次地付诸了行动。尽管如此,当他真正听到这种话从对方口中说出来的时候,鸣人完全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想都别想!我是不会允许你这样做的!”




佐助用力挣脱了鸣人的手,脸上露出困惑而懊恼的神色。




“谁跟你说我要那样做了?”




“卡卡西老师说你不想留下这个孩子。”




“我确实这样想过,但是我改变主意了。”




佐助的回答让鸣人有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错觉。一开始还怀疑佐助是不是为了息事宁人而说了假话,可是看他的神色又不似作伪。




“你是说真的吗?没有骗我?”




鸣人半信半疑地嘟囔道。




“你向我保证你没有骗我?”




佐助没好气地瞪了鸣人一眼,可是下一刻却突然心情很好似地笑了出来。鸣人不知道自己的脸有什么地方这么好笑了。佐助的笑容越看就越像是嘲笑。他早就知道佐助一定会嘲笑他。




忿忿不平地从佐助手上夺过写着名字的纸之后,鸣人回到椅子上坐下。他原本以为女儿会姓宇智波,所以这五个名字全部都用了“漩”字或者“涡”字的同音字。虽然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五个名字,但如果女儿要姓漩涡的话,这些名字和姓氏合在一起看就会显得非常奇怪。




“我的名字是根据三代目火影的父亲的名字取的。我的父母大概是希望我能成为像三代目的父亲一样伟大的忍者。”




佐助突然说道。他的神色在提起父母的时候有一瞬间的黯淡。




“所以,我也想要根据已经逝世的伟大忍者的名字来给这个孩子取名。”




鸣人听得有些好奇。




“什么名字?”




“桥未。桥梁的桥,未然的未。”




“桥未?”




鸣人皱起眉头。




“我好像从没听说过名叫桥未的忍者。”




“这不是一个忍者的名字,而是由两个忍者的名字拼凑而成的。”




佐助解释道。




“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柱间和斑,所以是桥未。”




这次鸣人有印象了。事实上,只要是忍者就不可能没有听说过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名字。这两位先人作为千手一族的族长和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共同建立了木叶隐村,由他们所开创的这种一国一村的模式给整个忍者世界都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鸣人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这样寓意深刻的名字绝不可能是临时起意想出来的,他也有过思考名字的经历所以非常清楚。佐助也和自己一样有好好地考虑过女儿的名字,他所说的改变了主意大概并不是假话。这个念头让鸣人高兴得说不出话来。




“当然,这个名字对于女孩子而言可能有些不够可爱……”




可能是误解了鸣人的沉默是对名字的不满意,佐助有些迟疑地这样说道。可是鸣人立即摇了摇头。




“并不是说女孩子就一定要取可爱的名字。跟好色仙人和大蛇丸并称三忍的那位纲手公主,她的名字就不怎么可爱,但这并不影响她成为了非常厉害的忍者。”




鸣人直视着佐助的眼睛露出微笑。




“就这样决定了。我们的女儿就叫做漩涡桥未。”




他突然想起终末之谷一带就有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巨大雕像。等到桥未出生之后,他就可以跟佐助一起带桥未到终末之谷去约会,然后告诉她这两个厉害的前辈就是她名字的来历,她长大以后也一定会成为像他们一样厉害的忍者。可是,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佐助之后,对方的脸上又露出了嘲笑似的表情。




“笨蛋。这不叫约会,而是家族旅行。”




“家族旅行吗?”




这个词语让鸣人心中突然涌出一股强烈而酸楚的感情。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笑了笑。




“家族旅行就家族旅行吧。”




佐助不满似地哼了一声,眼睛里却流露出了类似期待的神情。




 




Tbc.




 




 




【注1】鸣人起的五个名字如下:




漩涡 真希子 - うずまき マキ子 – Uzumaki Makiko




漩涡 真希奈 - うずまき マキナ – Uzumaki Makina




漩涡 涡子 - うずまき ウズ子 – Uzumaki Uzuko




漩涡 涡奈 - うずまき ウズナ – Uzumaki Uzuna




漩涡 涡海 - うずまき ウズミ – Uzumaki Uzumi




 




【注2】最终确定的名字:




漩涡 桥未 - うずまき 橋未 – Uzumaki Hashimada




像初代一样,不用假名而用汉字。




然后假装不知道同音词是什么意思(*/ω\*)


评论

热度(66)

  1. 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琉歌gatopin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