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专用马甲

最近才有这个觉悟,转载做预防,好造福后人,我就吃了入圈晚的亏……好多文都没看QAQ

转载好麻烦……

【鸣佐】后见之明 12

琉歌:

gatopino:



警告与说明:




1、 本文涉及生子情节(Mpreg),请务必注意避雷




2、 本文对宇智波一族的设定与原作存在较大出入。




3、 本文设定木叶实行十二年制的忍者学校教育,第七班前往波之国执行任务时均已满十八岁




4、 一切与原作相左的设定(包括但不限于以上三点)均是剧情需要的衍生设定。




5、 NARUTO及其人物不属于我。








12




佐助盯着桌上的晚餐失望地皱起了眉头。




“番茄呢?”




鸣人心虚似地笑了笑。




“我已经走遍了整条商店街,可是今天的番茄全都不新鲜。”




“你昨天和前天也是这样说的。”




“大概是最近的天气不适合番茄生长吧!”




鸣人说道,满脸期待地将其中一个餐盘推向佐助面前。




“咖喱鸡做起来可比番茄要复杂多了。看在我努力了一下午的份上尝尝看怎么样?”




佐助半信半疑地尝了一口,眉头皱得更深了。




“……这是甜口咖喱。”




“没错。有什么问题吗?”




“我讨厌甜食。”




鸣人惊讶地扬起了眉毛。




“有这回事?”




佐助懒得跟他争辩,低头用勺子把米饭和菜肴分开,只挑那些没有沾到酱料的米饭送进口中。鸣人用委屈的声音说了一句“挑食对身体不好”,他也只当没有听到。




鸣人自修行归来之后就在佐助家里住了下来。佐助的身体不方便行动,变化之术稍微用久一些都会很累,像外出采购这类工作一概交给了鸣人。一开始还只是在外打包现成的餐点,可是鸣人没过多久就燃起了在家自炊的热情。佐助给出的评价一直很诚恳,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难吃”,只有在主要材料是番茄的时候才有一定的几率变成“还行”。仿佛是觉得这样缺乏挑战性,鸣人最开始还是几乎每隔一两天就会做一次番茄,最近却很少能在餐桌上见到番茄的踪影了。




即便鸣人做的饭菜再难吃,佐助在大多数情况下还是会很给面子地吃掉大部分。对他来说,家中有人做饭的幸福是饭菜本身的味道所不能相比的。可是,不知是否因为减少了变化之术的使用,他的腰痛和背痛症状最近有加剧的迹象。正餐时间常常痛得吃不下饭,面对不合口味的饭菜就更加难以下咽。菜里不要放糖这一点佐助也强调过好几遍,可是隔三差五就会被鸣人抛在脑后。住在一起已经快有一个月的时间了,佐助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还是记不住自己的口味偏好。




腰背不适的原因在第三十二周的检查时得到了判明。仓原医生说他的骨盆各处径线都比上个月有所增大,可能会导致腰背至腿部的疼痛症状。为了缓解疼痛,平日里要注意适当活动,久站和久坐都要尽可能避免。当仓原医生讲解这些注意事项的时候,鸣人拿出一个小本子把她说的话都记了下来。




“可是胎儿发育得有些偏小。你的骨盆尺寸变化目前看来比较乐观,所以可以不用再刻意节食了。”




仓原医生的话让佐助感到不解。




“我并没有刻意节食。”




“是吗?”




仓原医生脸上露出一瞬间的思索表情。




“别在意。我会开一些营养补充剂。只要按时服用再加上合理的饮食,问题应该不会太大。”




“我的骨盆尺寸跟这个有什么关系吗?”




“医生都说了没事,你就不要担心太多了。比起这个,营养补充剂是要餐前还是餐后服用?大概间隔多长时间?”




尽管被鸣人扯开了话题,佐助还是有些耿耿于怀。趁着鸣人去取药的时候,他又回到了仓原医生的诊室向她询问究竟。仓原医生只是再次重复了与刚才相似的让他不必担心的话,但这反倒加深了他心中的疑问。在他的一再追问之下,对方终于像下定决心似地抿起了嘴唇。




“你首先要向我保证,不管听了什么都不能过分担心。”




在看见佐助点头之后,仓原医生才继续说了下去。




“你的身体里虽然有完好的子宫和产道,可是你的骨盆却是比较典型的男性形态。大部分女性的骨盆腔都是短而宽大,能让胎儿顺利通过。也有极少部分女性的骨盆具有男性的特点,骨盆腔既长又窄,而且是沿着出口的方向逐渐收窄的漏斗形态,很容易发生难产。这种情况下一般都会采取剖腹产,也就是通过手术取出胎儿。”




“也就是说,我也需要接受这个手术?”




仓原医生摇了摇头。




“我原本也是这样打算的。可是你后来中了大蛇丸的咒印,你的身体不可能承受手术带来的负担。我们所能希望的就是你的骨盆随着胎儿的生长而扩张,以及尽可能地控制胎儿的大小。”




听到这里,佐助有些明白了过来。




“这些事情鸣人都知道吗?”




“在鸣人君出门寻找五代目大人之前,自来也大人曾经来找过我。他说鸣人君因为不放心你的身体而不肯跟他一起出远门,所以希望我能想办法说服他。于是我就告诉鸣人君你的情况可能会发生难产,即便接受手术也会很危险,所以必须要尽快找到精通医疗忍术的纲手大人并把她带回木叶。”




佐助一直以为鸣人和自来也离开木叶仅仅是为了修行,途中遇上纲手和大蛇丸都是意外。可是听仓原医生这样说,他们此行的目的恐怕从一开始就是寻找纲手。




“鸣人已经知道我中了咒印的事情了吗?”




“我没有说出咒印的事情,只是说你的身体不适合接受手术。我还建议他帮忙控制你的食量,所以我才会猜测胎儿发育偏小是因为你听了他的话之后一直在刻意节食。”




佐助沉默了片刻。




“他什么都没有向我提过。”




“我想也是这样的。他之前也有拜托我不要把这些事情告诉你,因为不想让你担心。”




佐助突然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离开诊室之后,他走到中庭里调整呼吸,可是胸口处那份沉重的情绪一直挥之不去。明明是看上去比谁都要无忧无虑的吊车尾,事实上却一直在考虑这么多的事情,而且为了不让他担心而一直瞒着他。到底是什么力量让那个总是藏不住话的笨蛋把这一切都默默埋藏在了心里,佐助并非没有头绪。自从八岁那年被鼬夺走一切之后就一直孤身一人,如今却得到了这样珍贵的羁绊,这种美好得不像现实的幸福让他几乎有些害怕起来。




从这次检查的次日开始,鸣人再也没有犯过在菜里加糖之类的错误,番茄也再次成为了餐桌上的常客。佐助假装没有注意到鸣人每次给他盛饭的分量都是从前的将近两倍,对于饭菜口味的评价也由“还行”占据了多数。




第三十三周的一个半夜里,佐助突然感觉下腹剧痛。鸣人陪他到了木叶医院,可是仓原医生当晚没有值班。听见护士的这个回答,鸣人身上立即溢出了红色的查克拉。护士惊呼着退后了好几步,鸣人也只是毫无所觉般呆站在原地。佐助忍着疼痛上前用力拉住了他的手臂。




“鸣人,看着我的眼睛。”




鸣人依言回头对上了佐助的视线。写轮眼发动的瞬间,红色的查克拉迅速停止溢出并收束到了鸣人的体内。眼睛回复黑色之后,佐助整个人倒在鸣人的身上,鸣人紧紧地揽住了他的身体。




“对不起,佐助。”




鸣人的声音颤抖得厉害。




“我们现在要怎么办?能不能找其他的医生?”




“你去找护士问仓原医生的地址,然后去她家里通知她到医院来。”




鸣人一连问了好几个护士都没有得到答案,直到他找到一个曾经作为仓原医生的助手照顾过佐助的护士,对方因为知晓内情而马上答应了帮忙。仓原医生不到二十分钟就赶到了医院,身上只穿着睡衣和一件外套。经过检查之后发现佐助的身体并没有明显的异样,从疼痛的部位也可以大致推测是骨盆扩张导致的关节疼痛,所以只是让佐助躺下休息并留院观察一夜。鸣人问仓原医生能不能给佐助用止痛药,可是她说止痛药会对胎儿发育造成影响所以不能滥用。




“那我们到医院来有什么意义?”




“确实没有意义。所以下次遇到类似的情况你们可以不必到医院来。”




仓原医生耐心地解释道,没有因为鸣人的抱怨而表现出不悦。




“如果是无法忍受的疼痛,为了妥当起见当然还是过来检查一下比较好。但如果是像今晚这样可以忍受的而且是持续性的疼痛,只要在家里自行休息就足够了。如果是可以忍受但又是间歇性的疼痛,你们要注意记录疼痛的持续时间和间隔。如果间隔越来越短而且持续时间越来越长,疼痛越来越加重,你们还是要马上到医院来。”




两人后来还说了些什么,佐助已经听不清了。疲劳和困倦让他的意识变得模糊,可是持续不断的疼痛又让他无法真正入睡。不知过了多久之后睁开眼睛,病房里一片黑暗,可是他的手立即被什么人握住了。




“你觉得好些没有?”




他听见了鸣人的声音。眼睛逐渐适应黑暗之后,他才透过隐约的光线看到了坐在床边的鸣人。




“好多了。你也去睡吧。”




“我不想睡。”




“去睡吧。不用担心我。”




“我没有担心啊!”




鸣人开朗的微笑让佐助心中感到一阵刺痛。




“你不用再骗我了。仓原医生已经把事情都告诉了我。”




“……是吗?”




鸣人的笑容僵住了,有些难为情似地低下了头。




“不过我真的没有担心。五代目婆婆的医术很厉害,只要有她在就一定没有问题,所以你也不用担心。”




“可是你的手在发抖。”




佐助平静地指出道。




“如果不想让我担心的话,以后就不要再向我隐瞒任何事情。”




“我不是故意要隐瞒你,可是仓原医生说过如果你情绪不安的话身体的负担也会加重。”




仿佛是为了抑制住双手的颤抖,鸣人加重了握住佐助的手的力度。




“老实说,其实我心里很害怕。仓原医生跟我说了很多可能发生的意外,我一直不敢告诉你。我也知道五代目婆婆的医术高明,即便如此她给李做的手术也有一半的几率会致死。”




“我是不会死的。”




佐助肯定地说道。可是鸣人缓慢地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我是个多倒霉的人。我从小就没有父母,而且还是人柱力,没有几个村民是不讨厌我的。就算再怎么努力地练习学校的功课,成绩永远都是垫底。这么倒霉的我居然得到了像你这么厉害的人的认可,和你成为恋人,一起建立家庭……可是这么幸福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我这种人的身上呢?虽然知道这样想是不对的,但我有时候就是忍不住会这样想。”




泪水顺着鸣人的脸颊流了下来。佐助只觉得心脏处的疼痛瞬间盖过了身上的其他所有痛楚。很想告诉鸣人他在自己眼中比任何人都更值得得到幸福,他也一定能够得到幸福,可是最终说出口的却是不一样的话。




“你不用相信五代目,你只需要相信我。我是绝对不会死的。”




鸣人抹着眼泪笑了出来。




“只要是人就总有一天会死的啊。”




被他故意曲解了意思的佐助没好气地闭上了眼睛,嘴角却忍不住露出微笑。




“……你这个吊车尾。”




 




Tbc.


评论

热度(77)

  1. 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琉歌gatopin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