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专用马甲

最近才有这个觉悟,转载做预防,好造福后人,我就吃了入圈晚的亏……好多文都没看QAQ

转载好麻烦……

【鸣佐】后见之明 14

琉歌:

gatopino:



警告与说明:




1、 本文涉及生子情节(Mpreg),请务必注意避雷




2、 本文对宇智波一族的设定与原作存在较大出入。




3、 本文设定木叶实行十二年制的忍者学校教育,第七班前往波之国执行任务时均已满十八岁




4、 一切与原作相左的设定(包括但不限于以上三点)均是剧情需要的衍生设定。




5、 NARUTO及其人物不属于我。








14




目的地的山洞位于火之国北部。原本预计可以在太阳落山前到达,最终却一直拖到了深夜。山洞入口的位置在半山腰附近。山间植被茂盛,只有山洞入口一带寸草不生,显然是受到了结界查克拉的影响。如果不是这一带人迹罕至,结界的存在反倒加重了山洞中的秘密被发现的风险。鸣人想要指出这一点,可是联想到同为漩涡一族的自己也经常因为运动服的颜色过于显眼而被说教,没说出来的话只好又咽了回去。




“从踏进山洞的第一步开始就要向洞内注入查克拉。”




佐助叮嘱他。




“一旦中断查克拉注入就会触发结界的保护机制,洞内的所有活人都会被查克拉的反向注入所引爆。”




“我以为自爆结界的意思是整个山洞自爆,原来是指洞里的活人自爆吗?”




“也有这个意思。等到结界的查克拉即将耗尽的时候,确实会发生山洞的整体自爆。”




根据纲手派出的侦察小队的报告,这一结界在当时还能维持六十八到七十二小时左右。也就是说,他们现在只剩下十四到十八小时左右的时间。佐助主张立即进入山洞执行任务,可是遭到了鸣人的反对。




“我们已经赶了一整天的路了。我现在只想吃饱之后睡一觉再说。”




鸣人背靠一棵大树坐着,仰头看着佐助说道。




“反正时间还算充裕,至少也要休息一个晚上吧?”




“你不是一路上都在休息吗?”




佐助语带指责的回答让鸣人有些恼火地皱眉。他们之所以比预计时间晚了这么多才到达,正是因为鸣人一旦发现佐助透露出了明显的疲态就会提出要停下来休息。他知道如果说出真正原因的话佐助一定会逞强,所以只好谎称是自己觉得累。他的查克拉量比小队中其余三个人加起来都要大,这么拙劣的谎言佐助不可能看不出来,尽管如此佐助还是同意了在途中多次停下来休息。桥未已经发育到了第三十五周,过度劳累很容易引发早产,佐助想必也对这一点有所顾虑。不管时间再怎么有限,他们好歹已经到达了目的地,鸣人不明白佐助事到如今还有什么着急的必要。




“鸣人君进入结界之后将要耗费大量的查克拉,充分休整之后再行动确实更为稳妥。”




静音说道。




“我们就在附近就地休息一夜,明天早上七点左右开始行动。”




佐助一脸的不赞同,可是思考片刻之后屈服似地叹了口气。




“早上六点怎么样?去除晚饭和早饭的时间,晚上睡六个小时总该够了吧?”




“不行。”




鸣人飞快地摇头。




“我一定要睡够七个小时。”




佐助还想说些什么,可是静音补充了一句“这是我作为队长的最终决定”,他也就没再开口。




顾忌着在场的两位女性,鸣人没有像平常一样和佐助睡在一起,而是故意睡在了离他稍远一些的地方。他本应睡得比平时更好,因为不用再因为身旁有人而不敢随意翻身活动,事实上却并非如此。他前半夜一直辗转反侧,好像睡着了但又没法完全睡着,后半夜好不容易睡着之后又一直在做梦。虽然记不清楚梦境的内容,但是可以确定一定不是好梦,因为他醒来之后浑身都是冷汗。




爬起来看了一眼手表,时间距离闹钟所设定的七点只剩下几分钟了。他没有取消闹钟,走到侧身背对着他睡在不远处的佐助身后躺下来,想要借助恋人的气息来平复噩梦所带来的内心不安。可是他很快就发现了佐助背后的衣服呈现出被汗水湿透的深色,他的呼吸节奏也有些不太对劲。伸手探进佐助的衣领,他的衣服湿得几乎可以拧出水来,脖子上和背上也全是汗水。鸣人的第一反应是佐助也和自己一样做了噩梦,可是下一个念头让他的心脏疯狂地跳动起来。




“佐助。”




他坐起身挨在对方的耳旁轻声问道。




“你吃过药了没有?”




佐助果然醒着,听见他的问题之后微微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吃的?”




“四个小时之前。”




佐助的声音很平静,鸣人却听得火冒三丈。




“为什么不叫醒我?”




“你不是说要睡够七个小时吗?”




鸣人气得几乎眼前一黑。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跟我赌气!?”




“我不是那个意思。”




佐助的声音听起来疲惫不堪。




“如果你的查克拉恢复不完全,进了山洞之后我们两个都会死。”




鸣人不敢相信佐助到了现在还在想任务的事情。他的手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他把闹钟按停之后叫醒了静音和仓原医生。在鸣人把佐助告诉他的话简单复述一遍之后,仓原医生迅速地检查了一下佐助的情况。




“吃完药之后疼痛还是没有停止吗?”




听了仓原医生的问题,佐助摇了摇头。鸣人不懂摇头的意思是停止了还是没停止,可是并没有追问,因为单看他的样子就能猜出正确的答案是哪一个。




“现在疼痛的间隔和持续时间是多久?”




“间隔大约五分钟,持续时间……”




佐助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的身体突然蜷缩起来,双目紧闭,一只手按住下腹,另一只手在地上胡乱摸索着什么。鸣人反射性地递出了自己的手,触碰的瞬间立即就被佐助牢牢地攥住。等到佐助把他的手松开之后,鸣人像刚刚溺过水的人一样大口地喘起气来。他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忘记了呼吸。




“持续时间大约六十秒。”




仓原医生盯着手表宣布道,然后抬头看向了静音。




“已经进入了活跃阶段。阻止早产的药物每十二小时只能服一次。”




鸣人不是很能理解这些话的意义,可是从静音的表情看来她大概是理解了。她先是沉思般眯起了双眼,接着将目光投向鸣人,脸上带着严肃的、不容置疑的神色。




“鸣人君,你还记得结界查克拉即将耗尽之时的征兆吗?”




“……什么?”




“当你感觉到结界的查克拉量不再持续减弱而是突然增强,而且无法再吸收你所注入的查克拉的时候,你们必须立即离开山洞。”




“结界之中同一时间只能进入两个人,我和静音小姐都不能进去,所以你在山洞里要负责记录疼痛的间隔和持续时间。”




仓原医生跟在静音的话后面说道。




“一旦间隔小于两分钟或者持续时间超过九十秒,你也要立即带佐助君出来。”




两人话中的隐含之意让鸣人感觉浑身冰冷。




“你们的意思是,我和佐助现在要到山洞里面去吗?”




“从现在到孩子出生还有至少八个小时的时间,结界很有可能维持不到那个时候。就算到时结界还没爆炸,剩下的时间也极其有限,佐助君也不可能还有力气执行任务了。”




即便迎着鸣人愤怒的瞪视,静音的神色也没有丝毫的动摇。




“难道说,你准备放弃这次的任务吗?”




鸣人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些什么,佐助再次拉住了他的手。




“我一定要完成这个任务。你答应过我的。”




鸣人确实答应过会全力支持佐助完成这次的任务,可是他到现在才终于体会到这个承诺的分量有多么沉重。他早就知道最后的这个关卡将会非常难熬,他也不是没有提前设想过任务进行的过程中可能会发生的各种意外。然而想象与现实之间实在存在着太大的差距。仅仅是刚才等待佐助的痛苦结束的一分钟,他所赖以兑现承诺的全部决心已经几乎彻底耗尽。那一分钟是如此的漫长,在佐助松开他的手的瞬间他几乎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可是静音却告诉他接下来还有至少八个小时的煎熬。




“这件事情不会因为发生在任务期间而变得更困难,也不会因为发生在木叶而变得更轻松,你能明白吗?”




佐助继续说道。




“我知道你在担心些什么,但是我答应过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办到。”




鸣人在对方的话中听出了挑衅的意味。和鸣人不一样,他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佐助是这个意思吗?这个念头立即激起了鸣人的反抗心。佐助的脸色看起来疲惫而虚弱,可是他的眼神坦然而自信,看不出半点担忧或者害怕的影子。比自己强多了,鸣人不得不在心里承认。尽管如此,承认两人之间的差距决不意味着他会停止追逐对方的背影,这一点从小时候直到现在甚至将来都永远不会改变。




“我才不会输给你。”




鸣人哼了一声,泄愤似地捏了一下佐助的手。




“我也一样,答应过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办到。”




进入山洞的最初一段路上散布着一些小型的骸骨,大概是误入结界的动物被引爆之后的遗迹。随着路程的深入,光线越来越暗,鸣人扶佐助背靠岩壁坐下之后点着了手上的灯。正想扶佐助站起来的时候,对方突然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腕。




鸣人这次表现得比上次勇敢了不少。他没有忘记呼吸,也没有忘记往结界里注入查克拉,而且依照仓原医生的吩咐借着灯光看向了手表。六十秒之后,佐助松开了他的手腕。时间和上一次相比没有发生变化。




“能站起来吗?”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胆小鬼。”




佐助喘息着笑了一声。也可能只是他喘息得太急促所以被鸣人误以为是笑声,但他的表情无疑是带着笑意的。鸣人悬在半空的心稍微往下掉了一些。




“谁是胆小鬼?”




鸣人一边把佐助扶起来一边说道。




“哦,我想起来了。是那个说着‘把卷轴给你所以请放过我们的性命’的一点都不帅气的家伙吗?”




佐助不屑地哼了一声。




“这样说来,那个一冲上去就被放倒了而且还要靠胆小鬼来救的家伙岂不是比胆小鬼还要差劲?”




“胡说八道!你哪里有救我?”




“不信就去问樱。”




“我早就问过了,但是她不肯告诉我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定是为了维护某个胆小鬼的面子吧?”




在鸣人说完这句话之后,佐助过了很久都没有接话。




“怎么了?又开始痛了吗?”




“没事。”




佐助简短地回答道。




两人虽然走得很慢,但是没过多久就走到了山洞的尽头,也看到了如书中记载的一样刻有奇怪符号的岩壁。鸣人扶佐助坐下之后给岩壁照了一张相片,可是按下快门的瞬间照相机就发出奇怪的响声并冒起了烟。果然如同纲手先前所料,这一类用于保守秘密的结界多半附带着防止秘密被外传的作用。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几乎完全在沉默中度过。佐助发动写轮眼之后先是给鸣人体内的尾兽施了一次幻术,然后才解读起了岩壁上的文字。他最初在每次疼痛的间歇中都会发动写轮眼,在疼痛开始之后再停下来。可是当疼痛的间隔缩小到四分钟,持续时间延长到七十秒之后,他只能每隔两到三次疼痛才用一次写轮眼,其余时候则闭上眼睛休息。




鸣人很想像刚才一样跟佐助说笑几句转换心情,可是他能看出对方并没有多余的力气顾及别的事情。他也很想将视线从佐助身上移开,骗自己相信此时此刻没有任何人在忍受煎熬,可是他必须为了记录疼痛的间隔和持续时间而时刻观察着佐助的情况。




“岩壁上到底写了些什么?”




将近两个小时过去之后,鸣人终于忍不住问道。




“万花筒写轮眼……”




佐助用低得几乎听不清楚的声音说道。




“万花筒写轮眼?然后呢?”




“我现在只解读出了这个词。”




“只有这一个词?”




鸣人忍不住失望地喊了出来。




“我已经找到了一些规律,接下来的速度会逐渐加快。”




这句解释让鸣人稍微平静了下来,可是他立即又为自己刚才的态度感到了后悔。佐助目前所承受的负担只会比他重不会比他轻,他才应该是安慰和鼓励佐助的那个人,而不是相反。这样想着,鸣人用尽力气在自己僵硬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




“不用着急。一定会顺利的。”




又过了一个小时,佐助终于解读出了下半句话。




“万花筒写轮眼拥有操纵尾兽的力量。”




“不是压制吗?”




鸣人问道。




“那只是普通的写轮眼。”




佐助摇了摇头。




“原来……”




又一次疼痛袭来打断了他的话语。佐助整个人侧身倒向了地面,鸣人迅速瞄了一眼手表之后才伸手扶起他。山洞内的光线昏暗,鸣人在这样的近距离之下才发现佐助的嘴唇上已经被咬破了好几个口子,血迹从唇边一直延伸到了下巴。他又检查了一下佐助的双手,果然发现十只手指的指头几乎全都渗着血。




鸣人觉得自己已经到达了忍耐的极限。他想要大哭一场,想要让眼前的一切全都立即结束。还好这个念头很快就被理智压了下去。佐助现在能够依靠的只有他一个人,他不知第几次在内心如此提醒自己。




他背对着刻有文字的那面岩壁将佐助抱在怀里,让佐助的头靠在他的肩上,告诉佐助觉得痛的时候就咬他背上的衣服、抓他背上的衣服。佐助依言而行,有时候会不小心咬到他的肩膀,他也几乎没有感觉,因为这点疼痛跟他此刻在心灵上所承受的巨大痛苦相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大约又过了两个小时,疼痛的间隔缩短到了两分零十秒或者二十秒,持续时间延长到了八十秒一次。鸣人的意识开始变得有些模糊起来。每当佐助抓住他的后背,他就会反射性地看向手表,同时机械地按摩着佐助的背部。佐助现在要休息很长时间才能发动一次写轮眼。即便在疼痛的间歇阶段他的全身也一直在发抖,牙关因为咬得太紧而不住地发出响声。




鸣人的所有思绪都集中到了提醒自己向结界注入查克拉以及记录疼痛的间隔和持续时间这两件事情之上,其余的事情完全没有余力考虑。偶尔也会有一些别的想法闪现在脑海,比如第七班最近一次接到的任务的委托人的长相,比如他和佐助一起给桥未挑选的婴儿服的式样,全都是一些毫无连贯性也毫无意义的画面的碎片。




“对不起。”




他听见佐助在他的耳边这样轻声说道。




“对不起,鸣人。”




他不明白佐助为什么要这样说。他甚至不太明白这些词语的意义是什么。他的大脑仿佛变成了一部只具有两种功能的机器,那就是往结界里注入查克拉和看手表,除了这两件事情之外无法进行任何工作,也无法理解任何话语。




一次疼痛持续的期间,佐助突然将他推到一边并伏在地上干呕起来。鸣人没有伸手去扶。他觉得自己下一秒钟就要晕厥过去了,可是他强迫自己将视线死死钉在手表的表盘上。与上一次相比间隔九十秒,持续时间也是九十秒。鸣人过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这两个数字所代表的意义。他将佐助打横抱了起来,没有试图去拿放在地上的灯,只是跌跌撞撞地往洞外走去。




“我还没有全部解读完成……”




他仿佛听见佐助说了这样的一句话。也有可能是他听错了,但这无关紧要。立即带佐助离开山洞,这是他几乎停止运转的大脑当中唯一仅存的想法。




 




Tbc.


评论

热度(59)

  1. 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琉歌gatopin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