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专用马甲

【鸣佐】后见之明 15

琉歌:

gatopino:



警告与说明:




1、 本文涉及生子情节(Mpreg),请务必注意避雷




2、 本文对宇智波一族的设定与原作存在较大出入。




3、 本文设定木叶实行十二年制的忍者学校教育,第七班前往波之国执行任务时均已满十八岁




4、 一切与原作相左的设定(包括但不限于以上三点)均是剧情需要的衍生设定。




5、 NARUTO及其人物不属于我。








15




佐助醒来时身处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至少他一开始是这样以为的。可是他很快发现了房间角落处那个眼熟的摇篮,同时也想起了这是什么地方。这是纲手为桥未出生而准备的位于村外一个特殊结界内的隐蔽住所,他和鸣人为了布置卧室和衣柜事先来过几次,眼前的摇篮也是他们一起挑选的。他下床之后走到了摇篮的旁边。里面放置着一张橙黄色的毛毯,毛毯下面盖着一个很小的婴儿。




他听见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抬起头来注视着房门的方向。鸣人进门之后看着他先是愣了一下,没有说话也没有继续往前走。




“这是桥未吗?”




佐助问道,这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又干又疼。




鸣人没有回答,而是露出了一个微笑。他的眼睛深深凝视着佐助,神情温柔得让佐助感到有些陌生,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她是不是很漂亮?”




鸣人问道,像是害怕吵醒什么人一样把声音放得很轻。佐助低头看向了摇篮里那张小小的脸蛋。




“她为什么……是红色的?”




“你是指她的皮肤吗?”




鸣人眨了眨眼睛。




“仓原医生说新生儿都是这样的,多过几天就会好。”




“但她的头发也是红色的。”




佐助皱眉。




“就像番茄一样。”




鸣人笑了出来。




“说不定就是因为你吃了太多的番茄,所以桥未的头发都变成番茄的颜色了。”




佐助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笑的。




“我们两个的头发都不是红色的,为什么她的头发会是这种颜色?”




“这个我也不明白。可是她的体检结果很正常,所以应该不用担心。”




佐助还是觉得无法释怀。宇智波族人的头发都是黑色的,在他的记忆之中没有任何例外。这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会不会是抱错了?”




“……你都在想些什么?”




鸣人长长地叹气。




“桥未又不是在医院里出生的,怎么可能会抱错?而且她一出生就是这个样子,我记得很清楚。”




佐助沉默不语。如果不是抱错了的话会是什么原因呢?难道真的是因为他吃了太多的番茄吗?这个解释未免太过荒谬了。




在这种细枝末节的问题上钻牛角尖根本没有意义,佐助并不是不明白。可是,当他看着这个曾经在自己的身体里住过九个月的孩子的时候,他的心中并没有产生任何熟悉的感觉。他只觉得陌生,慌乱,手足无措。他意识到自己的整个世界已经发生了某种决定性的变化,但是他并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面对这一切。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期间,鸣人走到他跟前伸出双臂揽住了他的腰。




“她的眼睛是黑色的,和你一样。”




鸣人将嘴唇贴在他的脸颊上说道,喷出来的气息让他觉得又热又痒。




“还有,大家都说她的五官长得跟我一模一样。我也这么觉得。”




对方脸上炫耀般的神色让佐助不禁失笑,不安的心情突然有些平静了下来。




他们得到允许可以在这个房子里住一个月,这意味着他们三个人共同生活的日子只剩下短短的一个月了。桥未出生之前,鸣人是以照顾伤势尚未复原的佐助为名住在他家里的。如今佐助已经出过一次任务,鸣人又多了一个养女要照顾,如果继续住在佐助的家里难免让人生疑。




对于将来要如何打算,佐助并没有确切的头绪。他不想离开鸣人和桥未,但他也不想放弃复仇。更大的问题在于,他并不认为目前的自己有能力主宰自己的命运。自从得知日向宁次父亲之死的来龙去脉,他就不再对自己继续留在木叶一事抱有任何幻想。木叶当年可以为了避免战争发生而牺牲一个大族的分家家主,将来也不会为了留住一个下忍而主动违背协定,平白给其他隐村联手攻击木叶提供口实。




如何才能真正保护好鸣人和桥未,这是他不得不考虑的问题,但不是现在。现在的他只想专心度过与恋人和女儿所剩无几的团聚时光,其余的事情只有暂且搁置。




在佐助昏睡的几天里,鸣人一直是独力在照顾佐助和桥未两个人。佐助一开始只是惊讶于鸣人在照顾桥未时所表现出的熟练与从容,可是很快就为自己什么事情都插不上手而有些郁闷。其中让他感觉最为困难的就是洗澡和换衣服。婴儿的衣服无论袖口还是领口都很小,纽扣更是小得离谱。他每次给桥未换完衣服都会紧张得出一身汗,然后就会引来鸣人的大肆嘲笑。




幸好还有一件事情是佐助比鸣人更为擅长的。每当桥未在半夜里哭闹不休的时候,只有被佐助抱在怀里之后她才会安静下来。最初几次发生这种情况的时候,两人还以为只是巧合。可是接连几个晚上都重复着同样的情况,鸣人在听见桥未哭闹的时候就再也不愿下床了,直接把身旁的佐助推醒。或许这仅仅是因为桥未习惯了他的心跳声,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但也足以让佐助感受到他和桥未之间确实存在着某种奇妙的联系。




中午吃饭的时候,卧室里突然传出了桥未的哭声。两人已经默认这类情况全部交由佐助处理,所以他只是跟鸣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就走进了卧室。桥未没有躺在摇篮里,而是被一个站在窗边的男人抱在手中。男人身穿红云纹样的黑色外袍,砂隐护额上横着一道象征叛忍的划痕。尽管阔别多年,佐助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眼前之人的相貌。




“宇智波鼬……”




说出这个名字之后,他听见饭厅的方向传来筷子掉在地上的声音。数秒之内鸣人就闯进了卧室。




“不准伤害那个孩子!”




“我不想杀任何人。”




宇智波鼬说道。他的声音与这些年来时常出现在佐助噩梦中的那个声音如出一辙。




“我的任务只是带走九尾人柱力漩涡鸣人。”




佐助伸出右臂将鸣人挡在身后。




“我不会让你得逞。”




“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但你若要妨碍我……”




就在佐助发动写轮眼的瞬间,对方红色双眼中的黑色纹样也发生了变化。




“鸣人,千万不要看他的眼睛!”




佐助只来得及说完这句话,身边的一切随即被黑暗所吞没。一柄暗部忍刀贯穿了鸣人的胸口,鼬的装束不知何时起也变成了与那个夜晚一模一样的砂隐暗部制服。




“你太弱了。”




鼬说道,手指抠进了桥未的眼眶。佐助想要冲上去阻止,可是全身上下都动弹不得。




“你太弱了,所以无法保护任何人。”




失去意识之前,佐助记不清鸣人被忍刀杀死了多少次,桥未的眼睛又被挖出了多少次。除此之外还有爸爸,还有妈妈,还有那些他说得出名字与说不出名字的宇智波族人。




“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得到跟我一样的眼睛?因为你的憎恨还不够深。”




鼬在他的耳边说道。




“我对你感到很失望。如果你继续让我失望下去……我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这个孩子的眼睛上了。”




醒来之后,佐助被告知自来也及时赶到阻止了宇智波鼬,鸣人和桥未都没有受伤。纲手亲自为他进行了治疗,但他还需要留在医院接受数日的观察。只要一睡着就会陷入噩梦,梦境是与鼬所下的月读别无二致的画面的循环往复。他只能强迫自己时刻保持清醒,在清醒之中思考鼬所说的话与岩壁上的文字,思考自己未来的道路。




一个天气晴朗的早上,樱一早就到医院来探望佐助,没过多久鸣人也走进了病房。




“桥未呢?”




佐助问他。




“在仓原医生那里。例行体检。”




樱露出困惑的神色。




“谁是桥未?”




看样子樱还不知道桥未的事情,但是佐助没有解释的打算。经过数日的思考,他已经在心中得出了一个模糊的结论。在将这个结论付诸实践之前,他想要最后一次确认这个结论的前提是否正确。




“鸣人。”




他说道,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




“我们到天台去比试一场吧。”




 




Tbc.




 




 




一些剧透及说明:




本文的鼬哥也和原作一样是爱佐助的,至少是以他认为正确的方式。




给鼬哥改了村籍,他在本文所献身的对象也不再是木叶村,而是和平(这个跟原作一样),至少是以他认为正确的方式。


评论

热度(49)

  1. 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琉歌gatopin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