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专用马甲

【幼教专栏】第一课:莴苣姑娘与白雪公主(白雪篇)

青女季商:

和 @尔雅 的幼教专栏,莴苣篇


两个人每天都在处心积虑搞事情


里面充斥着各种毒童话


全部一发完


这一篇是双视角


重度丧病预警


第一人称视角预警


cp修因柱斑鸣佐三生三世


————————————


  白雪公主




  我叫白雪,世人都称我为白雪公主。




  作为一个男性活了十几年的我,当然没有性别认知障碍,之所以是白雪公主而不是白雪王子……




  父王说,白雪公主的世界里,王子只有白马王子一个。




  你看,我如果说我父王是个智障,应该没人反驳我吧?




  好的,没有。很高兴我们在这方面达成了共识。




  顺便一提,我的本名叫佐助。




  关于之前的生活我不想提及,至于那些整天夸赞我肤白如雪,青丝如墨,樱唇似血的智障们,早在几年前就已经通过我的豪火球之术学会了说话。




  ——虽然我的称号是白雪公主,但请注意我是男的,这种恭维我不需要。




  身边总是这些完全不会对父王赐我公主称号感到奇怪的臣民们,让我觉得自己每天生活在智障堆中,有时候都禁不住怀疑莫非是我自己的问题?




  怎么可能,我当然是正确的。




  我也无需别人认同我的众人皆醉我独醒。




  虽然父王是个智障,但是前几年他去世时我还是挺伤心的,没事儿就去他的墓碑前念叨——父王你死了也就算了,为什么死之前要续弦,新后每天在王宫里神神叨叨的不知道在干些什么。有一次从他房门前路过,居然听见他正对着镜子说什么“吾孰与白雪美?”




  简直有毒!




  我们两个大男人,比个什么美?!




  哦,对了。新王后也是个男的。




  我怀疑是我父王有性别认知障碍。




  今天我又在中庭练习豪火球之术,倒不是还未掌握,而是近期我有了新目标——要练成豪火球术只能烧焦表皮不伤及内里的技巧。




  至于目的嘛……可能是因为我闲吧。




  毕竟王宫里记录的忍术在前年就已经被我全部学会并精通,我甚至还依靠某个名为千鸟的术法创造了独属于自己的忍术千鸟流……




  总之我是个天才,天才汲取知识的范围如果不能更新补充,就会变得像我现在这样无聊。




  我打算离开王宫去别处逛逛。




  在我正打算告别那个神经兮兮的王后外出探险的时候,一个邻国来的听说很有名的猎人请求觐见我。听说他是世间数一数二的高手,我没怎么考虑就同意了——如果他能教我忍术更好了。




  “白雪殿下,据确切消息,贵国王后是一个恶毒的巫师,他将来一定会迫害于你,请你快逃离这里吧。”




  猎人见到我后诚恳地这样对我说。




  他不提醒我倒是忘了,父王在尚未离世的时候,说过什么将来我会离开王宫到森林中去,遇到我命中的白马王子。我只当他说些糊涂话,不想再进一步把他定义的更智障了——你明知斑王后日后会陷害我,究竟为何要娶他?!




  诶?我之前没说过吗?我的后妈名字叫斑。




  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不过说实话,我对这个猎人倒还挺有好感的,可能是因为他从邻国来,并没有感染我国的性别认知错乱病毒……至少他并没有称我为白雪公主。




  本着这点微弱的好感,我还是纡尊降贵地问了他的名字:“猎人啊,你的名字是什么?”




  “我的名字是柱间,尊敬的白雪殿下。”




  然而问到了他的名字也没有什么用,我挥手让他退下。




  这么多年以来,我勤奋修炼,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去会一会那个白马王子——总之,既然我们的世界中只允许存在一个王子,我只要杀了他,就可以为自己正名了吧?




  猎人说得对,是时候出发去拜访一下森林了。




  然而还没等我收拾好行李,那个整天神神叨叨的斑王后就又出幺蛾子了。




  “公、公主殿下!王后,王后他一把火烧了宫殿,骑着团扇飞走啦!”




  不得不说,这就有些过分了。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平时看见他在房间里对着镜子发神经我都没打电话叫精神科医生,他何必赶尽杀绝呢。




  而且骑着团扇飞走了是什么鬼,你看人家隔壁,化成蝴蝶飞走了多浪漫!




  不对,我个大男人追求个毛线浪漫,反正王后也跑了,干脆我也趁乱跑掉好了。这个国家在一个沉迷镜子不可自拔的王后和一个每天庭院吹火球的公主的管理下都能顺顺当当十几年,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等我把白马王子干掉,回来就能以王子之名继承国王之位了。




  想想还有点小开心呢。




  莴苣的王子




  我叫阿修罗,我是一个王子。




  以上就是我全部的自我介绍了,毕竟虽然是个童话故事中的王子,我实在缺乏存在感。




  我甚至不像白马王子那样有个“Charming”的称号!




  想想都觉得伤心。




  不过无所谓,毕竟我也对我传说中的妻子,据说拥有一头耀眼长发的名为莴苣的姑娘没什么兴趣。我这次出门,是为了寻找我的哥哥。




  据我的父王母后所言,我其实是有一位哥哥的,只不过我出生那年哥哥被小人掳走,至今未得下落。传言他秀发乌黑,双颊胜雪,一双黝黑双眸充满了高傲与智慧,顾盼间泠泠清冷,是个冠绝天下的美人。




  你问我有这么详尽的传言为什么还没找到哥哥?




  咳,童话世界,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言归正传。




  今天的我骑上了一匹白马前往森林,想要去找传说中的女巫碰碰运气。听说女巫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肯定知道哥哥的下落。




  我骑马跨过条条河流,背着马越过重重高山,终于到达了那个神秘的森林。看这里连植物都是如泼墨漆黑,肯定就是女巫的所在了。




  唉,早知道就不骑马了,爬山背着它还怪累的。好在在森林中可以歇会儿了。




  在我牵着白马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往森林深处时,一个面容艳丽的少年闯入了我的视线。




  他拥有乌黑秀丽的长发,肤色若初冬覆盖结冰湖面的轻薄白雪,眉目间有浅淡的疏离和傲慢,神情颇有些漫不经心地睥睨之色,似乎不将旁的事物放在眼中。




  美丽的让我都有些压抑不住自己作诗的欲望了。




  在电光石火之间,我福至心灵——这莫不就是我的哥哥吧?!




  肯定没错,哥哥是冠绝天下的美人,我不相信世间还会有比面前之人更加出色的容貌,当得起一声不愧倾城色。




  绝对是了!这肯定就是我的哥哥!




  我简直忍不住要向哥哥一叙思念之情了。




  但还没等我激动地上前相认,少年便先一步开口了。他清冷的神情中透出一丝激动之色,让他双颊微微泛红,显得艳丽无比——他一定也认出我来了,肯定认出我来了——就听他道:“你是王子吗?”




  他真的认出我来了!我和哥哥血脉相连,果然心意相通!




  我狠狠点头,力道之大都令我一时不由得头晕目眩。不过这算什么!我终于找到哥哥了,我要马上带哥哥去见父王和母后,他们一定会很开心的!




  我情不自禁就要走上前去给哥哥一个热情的拥抱,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实行,就猛地置身于一片炽热火焰之中,吓得我疾退数米,连忙脱离了火焰燃烧的范围。




  皮肤都烧焦了!




  却不曾想吹出这把火焰的人神色遗憾的“啧”了一声,低声念叨道:“划水太久差点忘了豪火球术原本的用法。”说着甚至没有结印,将手放在唇畔鼓起腮帮子一吹……




  火焰威力至少大了十倍!




  不对我不能在这里干站着了。




  “哥哥,快住手!你为什么攻击我!”虽说一个豪火球之术倒不至于让我狼狈不堪,但是被突然袭击我一时有些手忙脚乱,直到看见黑发少年拔出腰后的剑向我砍来,我才凝神破解起对方的攻势。




  所以说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哥哥究竟为什么要攻击我?




  梦想破灭。说好的与哥哥相认后幸福快乐的一家四口生活呢?说好的被哥哥各种宠爱不用理会政事整日游手好闲的悠哉前景呢?




  久别重逢的兄弟居然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简直、简直想哭给哥哥看!




  猎人




  我叫柱间,是一个猎人。




  我的一生都以铲除女巫为民除害为己任。




  我听说白雪公主遭到邪恶王后的迫害,于是马不停蹄的赶往白雪公主身边,没想到还没来得及消灭女巫,居然就被他跑了!




  扼腕!




  不过我还是可以去保护白雪公主的……如果我不是随后就听说他也跑了的话。




  不过这点挫折是不会打击我的积极性的,我是一个举世无双的猎人,要以天下为己任,拯救众生于水火——简单来说,就是剿杀童话王国的女巫,让大家都能过上平安和乐的生活。




  没错,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在森林中追寻女巫的踪迹。




  我披荆斩棘,路过了一座深陷黑暗与沉睡的城堡,有幸瞥得一眼熟睡在城堡深处的公主,真是美丽无双。




  ——这个国家看上去没有纷争,很是和平呢。




  我满意地点点头,继续前往森林深处。




  黑暗森林真是个令人心情阴沉的地方,树木丛林仿佛被烧焦了一般漆黑。也不是仿佛,听说这里以前本是郁郁葱葱一片灵山宝地,后来女巫来到了这里,以巨人之姿踏平高山,阻断河流,再以黑色火焰燃之,九九八十一天不绝。




  后来这个地方再生长出来的植物,就都变成这副黑不溜秋的样子了。




  想想都觉得生气!




  据说黑暗森林被踏平之前,曾生长着世间最鲜美的蘑菇!




  咳,就算是举世无双的猎人,也总是会有些口舌之欲的。




  闲话休提。




  我一路探进森林深处,这一天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了激斗的声音。作为一个爱好和平的猎人,我显然不能置之不理。于是我一个闪身,连续几个跳跃,径直向声音来源方向跑去。




  居然是白雪公主!




  看白雪公主那矫健的身姿,利落的动作,运用的恰到好处的忍术技巧,和追的对方满世界乱跑的情景,我微微松了口气——看来是不用担心白雪公主的安危了。




  放下心的我继续出发,将还在打架的两人抛之脑后。




  你说为什么不救另一个人?




  既然对方能躲的这么干净利落,显然是势均力敌,就不劳我操心了。




  又是一段山重水复后,我遇见了另一场激斗。




  唉,不说也罢,和刚才那对儿差不了多少。只不过被打得满地乱跑的一方一个是满嘴“哥哥”,这边是满嘴“白雪”。




  等等,白雪不是之前遇到的那个吗?




  算了,作为一个猎人,铲除女巫才是我的使命。




  听说女巫最近囚禁了莴苣姑娘在高塔之中,我得先去救他。没准儿还能从他口中得到女巫的线索。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怀抱着这样的念头,我的脚步都轻盈了起来,一阵飞驰前往了高塔的方向——作为一个举世无双的猎人,我世界和平的梦想终于就要实现啦!




  ……




  我叫柱间,是一个举世无双的猎人。




  今天又是和平的一天,我躺在高塔屋顶晒着太阳。




  自我大义凛然以身殉魔已经过了半个月,我成功实现了自己为民除害的梦想。




  今天的斑斑突发奇想,拉我来塔顶里予战。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好主意,毕竟我没想到女巫阁下居然还残留了些许羞耻之心,在阳光之下不自觉地竟然紧张了起来。




  当然,斑他自己是不会承认的。不过他正埋着我下面的地方比往日还要紧致这一点,显然是骗不过我。




  他为了证明自己毫不怯场,特意用了马奇乘的体丨位,这真是绝妙,相信斑自己也感受到了,我进丨入他的身体是从未有过的深。




  算了,不谈这些了。今天的阳光真是美妙,从这个角度抬眼去望斑的脸,竟然看到了一丝柔和的笑。




  约莫是错觉吧,毕竟斑的笑容向来张狂肆意。




  世间唯一一个女巫都已经被我征服了,童话世界看来从此不会再有黑暗了呢。




  什么?你说背景音似乎有打斗的声音?




  别开玩笑了,不过是小孩子的玩闹,世界是多么和平啊。




  我还和斑斑打了赌,猜那四个人什么时候才会找准正确的对象。




  看来未来的日子不会无聊了呢。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FIN

评论

热度(168)

  1. 青女季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