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专用马甲

【鸣佐】后见之明 03

琉歌:

gatopino:



警告与说明:




1、 本文涉及生子情节(Mpreg),请务必注意避雷




2、 本文对宇智波一族的设定与原作存在较大出入。




3、 本文设定木叶实行十二年制的忍者学校教育,第七班前往波之国执行任务时均已满十八岁




4、 一切与原作相左的设定(包括但不限于以上三点)均是剧情需要的衍生设定。




5、 NARUTO及其人物不属于我。








03




任务结束后,鸣人挥手告别了卡卡西和樱,转身朝着佐助的背影跑去。大概是察觉了他的接近,佐助稍微加快了脚步,但鸣人还是若无其事地追了上去。




“我有些话想跟你单独谈。”




“明天再说。”




拒绝的回答早在鸣人的意料之中。




“是关于那天晚上的事情。如果你愿意明天在大家面前谈的话我也不介意。”




佐助停下脚步,一脸不耐烦地看向了鸣人,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些什么就突然捂住嘴巴俯下了身。鸣人伸手扶住他,但是一下子就被推开了。这让他顿时感觉心口一阵刺痛。




“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佐助?”




佐助没有立即回答,等到干呕止住之后才稍微抬起头。




“你刚才说什么?”




“我在问你为什么每次见到我都是一副想吐的表情?我有什么地方这么让你讨厌了?”




“吵死了,大笨蛋。”




佐助微微皱眉。




“我们到树林里去谈。”




佐助虽然不再干呕,但是气息还很急促,脚下的步子也迈得很慢。鸣人心里虽然急得不行,但也只能跟在他身后慢悠悠地走。等到两人进了树林,四下并无人影,佐助看上去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鸣人终于忍不住叫住了他。




“差不多在这里就行了吧?”




佐助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他的脸色看上去比刚才要好转了不少。




“我最近……只是状态不佳。”




“所以……”




“跟我是不是讨厌你没有关系。”




鸣人有些无言以对。对方虽然澄清了他的不适表现跟自己无关,但却并没有说清楚他到底讨不讨厌自己。




“还有,关于那天晚上的事情。”




佐助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地吐出来。




“是我的错。抱歉了,鸣人。”




鸣人只觉得仿佛被当头浇了一桶冰水般浑身冰凉。佐助道歉了。他认为那天晚上是一个错误。




其实自己早就应该猜到这个答案了。如果佐助真的对他怀有他所希望的那种感情的话,这两个多月以来又怎么会一直对他不理不睬呢?把对方的一时兴起当真、在被刻意疏远这么久之后仍然一厢情愿地抱着期待的自己简直是个笨蛋。




“别这么说。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鸣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这根本不是他的真实想法。可是,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后,佐助脸上的神色明显放松了下来。




“你不介意就好。中忍考试很快会开始,我也期待能跟你交手,鸣人。”




要是放在平时,能够听到佐助的这句话恐怕会让他高兴得忘乎所以。可鸣人只是干笑了一声,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发不出声音。




如果佐助那个时候没有舍命为他挡针、那天晚上也没有那样温柔地亲吻他的话,他绝对不会产生这种离谱的误会。自作多情的自己或许也是活该。可是,擅自对他做了这一切之后却以为只要一个道歉就能了事,这种态度到底又算是什么呢?




回到家以后,鸣人一口气吃了三杯泡面,然后抱着枕头大哭了一场。哭完之后,郁结的心绪消解了不少,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也有些释怀了。仔细想想的话,继续维持现状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佐助说了期待跟他交手,这等于是认同了他的实力,这不是他从小到大一直想要得到的东西吗?原本以为对方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而讨厌了他,可佐助不但没有说讨厌他,而且还说出了认同他的话,他还有什么可不满的呢?




抬头看向墙上的挂历,中忍考试开始的日子被清晰地标记了出来。鸣人揉了揉哭肿的眼睛。多想无用,倒不如加倍努力地修行,这样才能不辜负一直憧憬的佐助的认同,以及更加靠近自己成为火影的梦想。




 




Tbc.


评论

热度(52)

  1. 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琉歌gatopino 转载了此文字